盗墓笔记后传:圣雪寻踪

作者:邪灵一把刀

张棠瑞说到这儿,可信度已经相当高。

但我好不容易找到张家的人,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当即将满肚子的疑问都问了出来,道:“你们现在找张起灵,有几成把握?有没有目标点?”

虽说除了张家起灵,其余人都不知道终极的所在地,但至少比起我们这些外人,总会多那么一些线索。

张棠瑞点头,道:“这个当然有,但我们需要借助你手上的这份密码图。”

看样子,张棠瑞真的是有办法。

紧接着,他问我是怎么得到这东西的,我将经历大致说了一遍,他似乎觉得毫不意外。胖子早没了耐心,让张棠瑞快快干活,解开密码,好一举将闷油瓶逮回来。

张棠瑞却说不急,一来他在置办装备,二来解开这份密码图的方法他虽然知道,但还需要一定的时间,说要在等个一周左右。

他说这话时,我觉得有些奇怪,于是问道:“锦景小姐昨天告诉我,原本你们两天后就要启程,你们原本是有什么打算?”

如果我没有跟他们合作,那么张棠瑞必然有自己的一套安排,那么现在我的加入,对他事先的安排有没有冲击?

我问完,锦景道:“你这人也真是麻烦,原本你不打算帮忙,我们是准备单独行动的,不过下面的事情设计一些我们张家的隐秘,自然告诉你,不过,如果这份密码图上的东西真的有用,那我们就用不着了。”

我不放心,没有理会锦景,而是看向张棠瑞,道:“你第一次来找我的时候,曾经说过,这件事情不会闹大。”

他点了点头,将复印件收起来,道:“不止是你们,我们同样不想将事情闹大,正是因为要隐秘的进行,所以才给此次行动造成了很多困扰,否则,我们也不会在你身上打主意。”

接下来,我们客气的寒暄了几句,三人便准备告辞。”;大约是一种爱屋及乌的心态,我对那个酷似闷油瓶的年轻人比较有好感,他挺喜欢喝我这儿的茶,于是临别时,我送了包茶叶给他。

胖子见三人走远,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你啥时候这么照顾后背了,胖爷记得,那是你最喜欢喝的吧?”

我道:“那是我招呼特殊客人时才会用的。”

“特殊客人?”胖子挺泛酸,道:“你都没请胖爷喝过,你小子太厚此薄彼了。”

我见胖子有越扯越远的趋势,道:“你急什么,这茶的外包装是经过特别设计,虽然我们吴家生意漂白,但还有很多以前道上的仇家,真当我这儿是人人都能来的地方?他拿着那茶叶出去,我的人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胖子嘶了一声,道:“你啥意思?”

我道:“别装了,我什么意思你还能不明白?咱们跟小哥认识七年了,从来也没听他提过有什么亲戚,再说了,失踪了六十年,现在才来找,这帮人就太不厚道,不管他们是真是假,都不能掉以轻心,先摸清楚他们住哪儿,有什么动静才好掌握。”

胖子冲我竖了个大拇指,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我道:“还能有什么打算,先等着,二叔哪里决不能让他知道这事儿,否则铁定泡汤,等行动的时候,我必定要出个长差,得先想好对策。”

胖子琢磨了一下,道:“那容易,林妹子现在还没嫁,就说你们看对眼了,你上北京相对象儿去,这事儿他总不能拦着吧?”

我想了想,道:“如果是这个理由,那到真不成问题,我爸妈和二伯现在都在催我结婚,要知道我是去会女朋友,估计我消失个一年半载他们也不会过问。”

事情便这么拍板下来,我原还想准备一些其它的装备,但由于不知道接下来的行程会是哪里,因此便没有多事,一切只等张棠瑞那边的结果出来再说。

很快,我手底下跟梢的人回来复命,告诉了我张棠瑞等人下榻的地点,令我比较惊讶的是,他们所住的地方,就在离我店铺不远处的酒店,甚至在我店铺的二楼,我只需要一仰头,就能看到那家酒店,直线距离并不长,只不过城市的规划,都是弯弯绕绕,因此要走过去,也要十多分钟的路程。

我让两人继续盯梢,但进去却是不可能,他们下榻的酒店比较大,安保很好,到处都是摄像头,实在没必要冒险。

到了第五天,张棠瑞那里还没有传来消息,但王盟那儿已经来了电话,说考察完毕,准备回来向我复命,这一复命,恐怕就有一大堆事情缠身,我必须得在王盟回来之前先将事情推出去,于是给二叔去了个电话,说我要去北京看女朋友,准备多陪她一段时间。

二叔听完很惊讶,但听得出来,他声音很欣慰,在电话里说道:“你这年纪,也早该找个女朋友了,去吧。”

我道:“青海那边的考察告一段落了,不如等我回来再处理。”

二叔道:“这些都比不上你的终身大事,留着给下面的人办。”接着,便问了我一些女方的情况,我和胖子早已经应对好,一一作答后,二叔挺满意,让我不要操心产业,年轻人,该怎么玩就怎么玩,一切有他担着。

他说这段话的时候,我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刹那间充满了感动与内疚。

其实,我已经是过了三十的人,不再是七年前那个大学刚毕业的毛头小子,跟年轻人这个词,已经沾不上边了,甚至跟越活越年轻的二叔站在一起,没准人还以为是我哥哥。

但在长辈心里,孩子是永远长不大的,二叔还当我是个年轻的毛头小子,这种舐犊之情不言而喻,我却要背着他去干一件他绝对不允许的事。

这种感觉有些复杂,我心中抑郁,但世间的事很少有对错,如果我现在因为这些事情而放弃,那么当初闷油瓶的牺牲又算什么?

我用冷水抹了把脸,和胖子继续等,又过了三天,我们接到了张棠瑞的电话,说密码图已经解出来了,不过里面的内容,需要我们亲自过去谈,接着,他将自己的酒店地址报给我们。

我挂了电话,将张棠瑞的话转述给胖子,胖子正在吃西瓜唱红歌,正常到上山打鬼子,鬼子没裤子时,被我打断,闻言很不爽,道:“去就去,这是老吴家的地盘,还怕他耍什么花招,只要他不学小鬼子,脱裤子强奸花姑娘,就出不了大事。”

我觉得自己跟胖子说话有些天南地北,便只能收住话头,由于周围人多眼杂,再加上二叔很怕我再去踩闷油瓶的浑水,因此安插了不少眼线。

说眼线有些太过,只是小报告而已,如果知道我突然开车去一个没有生意来往的酒店,估计我前脚出门,后脚消息就会传到二叔那里。

所以我和胖子是徒步去的,路过一家烤鸭店时,胖子说自古谋划大事都是在饭桌上,于是要了两只烤鸭,一只切一只片,拧着去了酒店。

胖子道:“这味道大酒店里可做不出来,当初胖爷穷那会儿,看着人家吃烤鸭,躲在角落里直冒口水。我当时就想啊,同样是人,我怎么就过的这么苦,我宁愿不当人了,要是变成那人嘴里的牙齿该多好,好歹还能跟烤鸭亲密接触一下。”一番话说的卖烤鸭的老板目瞪口呆。

我道:“行了行了,这事儿我听你讲了八百多回了,买一次烤鸭你说一次,你讲的不累,我听着都累。”

胖子踹了我一脚,道:“熊孩子,忆苦思甜懂不懂。”我俩一路胡天海底的瞎扯,拧着烤鸭去酒店,一路上倒是冲淡了一些紧张感。

我转头看胖子,他显然也不像表面那么轻松,这次的行动,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次行动,它意味着云收雾散,也可能意味着重新踏入地狱,说不紧张是骗人的。

进了房间,等我们的一共五个人,张棠瑞、锦景、还有那个酷似闷油瓶的年轻人,剩下两个长的也是人模狗样,属于招小姑娘喜欢那一类型。

我心说:难怪张家人要坚持纯种,基因的力量就是强大,就这长相,张家如果要改行,完全可以去混娱乐圈了。

坐下之后,张棠瑞没有多扯,直接讲起了密码图所涵盖的信息。


热门小说推荐: 《黄河捞尸人》 《盗墓笔记》 《我住在恐怖客栈》 《鬼吹灯》 《盗墓之王》 《藏海花》 《沙海》 《黄河鬼棺》 《茅山后裔》 《天眼》 《贼猫》 《历史小说》 《盗墓新娘》 《最后一个道士》 《盗墓往事》 《龙棺》 《鬼不语之仙墩鬼泣》 《我有一座冒险屋》 《鬼喘气》 《盗墓特种兵》 《诡墓》 《中国盗墓传奇》 《镇墓兽》 《三尸语》 《古墓密码》 《黄河捞尸二十年》 《最后一个守墓人》 《密道追踪》 《荒野妖踪》 《诡案组》 《我在新郑当守陵人》 《命师》 《我当道士那几年》 《南山祖坟》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午夜盗墓人》 《迷墓惊魂》 《金棺陵兽》 《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黄河伏妖传》 《活人禁地》 《一代天师》 《镇阴棺》 《大秦皇陵》 《盗墓笔记之秦皇陵》 《守山人》 《活人墓》 《天墓之禁地迷城》 《血咒迷城》 《皇陵宝藏》 《墓地封印》 《我的盗墓生涯》 《大漠苍狼》 《诡神冢》 《鬼打墙》 《天葬》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青囊尸衣》 《藏地密码》 《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怒江之战》 《摸金天师》 《老九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