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后传:圣雪寻踪

作者:邪灵一把刀

而起灵所掌握的,是一个至关重要的秘密,这个秘密在张起灵死时,传给了离自己最近的孩子,那个孩子,就是闷油瓶,也就是张某某。

至于张某某的姓名,版本也有三种,第一种:张启命,第二种:张启陵,第三种:张启峰。

对于这三个版本,张棠瑞做过自己的分析,首先从第三个开始,启字辈里,已经有人叫‘风’,由于张家人丁稀少,所以选择比较多,再加上产量少,所以每一个孩子对于张家人来说,都是非常珍贵的,取名也十分看重,很少跟同族重音,因此他觉得第三种的可能性不太大。

第二种到是跟同族不重音,但启陵,形如起灵,虽然没有规定说不行,但一般都会有忌讳,因此这个名字的几率也不大。

所以张棠瑞锁定了第一个名字,因此在他所讲述的版本中,闷油瓶原名为:启命。

一般族长的选拔会经过严苛的过程,但张启命却好像是天赋神授一样,上一任张起灵死亡时,只有他在身边,为了终极的秘密,张起灵将这个秘密传给了闷油瓶。

那是的闷油瓶只有六岁。

但张家人的六岁,不是一般人的六岁,严格来讲,应该在年龄上翻一倍,也就是六岁的外表,十二岁的年龄。普遍寿命在一百三四左右。

当然,张起灵不算在内。

但由于历史上某一段时期,张家人曾经受到过当朝很严厉的镇压,因此接受过外婚,导致族人的年龄呈不等趋势,比如我眼前的张棠瑞,他与一般人无异。

而闷油瓶,严格意义上讲,是纯种。

掌握终极秘密的,必须成为张起灵,但成为起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因此就正常来说,起灵是需要选拔,并且进行培养的,说着,张棠瑞伸出了自己的手指。

他的手指比一般人长,但没有闷油瓶那么明显,他道:“我不是纯种,所以没有成为起灵的资格,但是,我爷爷那一辈是有的,当时,所有的男孩子都是被当成候选人一样培养的,但由于那场变故,下一任起灵的职位,被强行产生了。”

这当然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甚至在严苛的要求中,非纯种是不能竞选的,这就使得整个张家更为动荡,因为像这种指认下一任的做法,千百年来,从没有发生过。

这考验着所有族人的承受能力。

有人认为,应该遵循上一任起灵的决定,而且,掌握终极的,就是新起灵。

有人认为,事出有因,这是一场意外,应该按照祖制选起灵,至于终极的秘密,可以先推选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老知晓,届时在传给新起灵。

这话立刻就引来了很大的批判。

张家之所以对起灵有这么严苛甚至泯灭人性的抹杀,正是为了保护终极,这也是为什么千百年来口口相传,而张家人掌握了终极,却从来没有出过乱子的原因。

而按照第二种说法,在这一辈上,岂不是一下子会有两个无关的人掌握终极的秘密?

这绝对不可能!

张棠瑞之前说过,张家是一个非常严苛的家族,因此有人说,这个德高望重的人,肯定是一位老人,在传给新起灵后,必须自尽。

这一点,对于张家人来说,并不是难事。

但有人指着年幼的张启命说,那这个孩子呢?他也该死吗?

张启命的父母,死于上一任起灵的保卫战里,发话的,是他父亲的兄弟。

众人沉默,在张家,孩子很重要,血统更为重要。

最后的商议结果是,他可以成为起灵,但必须在十五年内,够的上成为起灵的条件,张启命领受了。

接下来的事情比较老套,那就是开始接受各种训练,具体的训练张棠瑞没有说,因为这是张家人密不外传的训练方式,但他提到过一个细节。

那就是缩骨训练。

现在所流传的缩骨功,大多只是收缩骨骼间的细缝,所达到的效果并不理想,练起来虽然艰苦,但也不到望而生畏的地步。

而张家人所练的缩骨功,效果却不同一般,是要将全身的关节一次次卸下,在推回去,直到骨骼间被磨的光滑无比,伸缩自如。

这该是一种怎样痛苦的训练?

人的身体,大关节有1处,小关节有1处,全部卸下,那种痛苦不仅要承受一次,而且要承受无数次……我简直难以想象,在那样的折磨中,闷油瓶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

在张启命接受训练的半年后,他的眼光已经冷得如同死人。

我几乎可以想象那样的场景,一个只有六岁的孩子,接受张家所谓的密不外传的严苛训练,没有父母亲人,一个人接受。

然后变得冷漠。

直到此时,我才明白,并不是闷油瓶生来比我们强,并不是他生来就是让我们仰望的神。只有痛苦的浴火,才有涅槃的重生。

闷油瓶的经历,是让人无法承受的,而正因为他承受了,所以当我们所有人见他发威时,第一印象就是:这不是人,简直是神。

直到二十四岁,张启命的名字,在族谱上死亡。

张棠瑞讲完这些,重申了一遍,道:“我说过,这只是一个版本,每一任张起灵的存在,都不会留下痕迹,所以我现在所讲的,或许是真的,或许全部是假的。”

我和胖子对望一眼,心中不知怎么,有种胀痛的感觉。

我想起了五年前,在去往西王母国的戈壁上,闷油瓶说过:他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而他所要寻找的,不过是存在的痕迹。

直到此时,我才发现,闷油瓶要寻找的过去,或许从来就没有存在过。那是被抹杀的印记,甚至连张启命这个名字,都可能是一个假象,除了恢复消失的记忆,他的过去,无法从任何一个古墓里得到答案,即便他回到张家,也不可能。

直到这一刻,我对闷油瓶的历程才能进行客观的回顾。

闷油瓶的苏醒,是张坤。

他被当成诱饵下到墓室,紧接着砍死了粽子和放饵的人,接着遇到了陈皮阿四。

那时候的闷油瓶,对自己一无所知,但他发现了自己的不同,他有一双发邱指,他有宝血,一切都指向一个方向,或许,自己曾经是一个盗墓的。

那么自己的记忆,能不能从古墓里得到?

于是他开始帮陈皮阿四下斗,直到某一次,在斗里寻找到一丝熟悉,或许是看到了自己留下的记号,他开始接连不断的寻找曾经下过的斗,这些线索拼凑起来,逐渐使得一些记忆复苏。

紧接着,陨玉、鬼玺、青铜门的使命,闷油瓶逐渐恢复了记忆,甚至记起了四十多年前的事情。

但依旧还有很多没有想起,比如自己的族人在哪里,终极在哪里。他想不起来,他所掌握的,只有终极的线索,而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是保护这些线索不落在其它人手里。

但因为老九门,确切的说,是因为我,他将最后一道线索:尼日婆显牌交了出去。

而挽救这个错误的唯一办法,就是寻找更久远的记忆,回忆起终极的所在地,即便不能毁灭它,至少也要在它的人进去之后,全部抹杀掉。

这一刻,对于闷油瓶的事情,我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清晰,与此同时,我的浑身也冒了一层冷汗。

这意味着,闷油瓶去终极,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终极可以人为控制,闷油瓶可以让它转移,或者隐藏,甚至毁灭。

第二:以上都无法做到,那么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杀光去那里的每一个人。

他如果办到了第一点,那么早就该遵循约定,回来与我们汇合,但他没有。那就就只能是第二种原因,他选择抹杀。

如同他抹杀成功,或许可以断掉它的线索,但如果他不成功,或许就永远长眠在终极里。

我浑身的血都凉透了,整个人瘫软在沙发上。

胖子不傻,他显然也跟我想到了一处,整个人的脸色就变了,嘴唇几乎在哆嗦,他道:“小哥会不会已经……”

“不可能!”我压下胖子的手,一字一顿道:“那么多次,我们都以为他死了,但每一次,他都活着,因为他是张起灵,所以他一定还活着,我们要把他找回来。”

胖子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他抹了把额头的冷汗,道:“不错,小哥是阎王爷都不收的,咱们不要自己吓自己。”接着,他开始显露出急躁,道:“姓张的,还有什么话,快说。”

张棠瑞摇了摇头,道:“在解开这份密码图之前,应该是你们需要回答我的问题。”顿了顿,他道:“我们在大陆没有设点,很多消息都很难流通,这一次寻找族长,我们也是花了很多功夫查到你的头上。哑巴张双指探洞、粽子绕道的本事,你们这一行传的沸沸扬扬,所以并不难确定身份,他就是我们族长。但其余的,却是怎么也查不到了,道上传言,你们是哑巴张过命的兄弟。所以我这次来找你们,是为了试一试运气,原本我很失望,但现在看来,传闻不假。”


热门小说推荐: 《黄河捞尸人》 《盗墓笔记》 《我住在恐怖客栈》 《鬼吹灯》 《盗墓之王》 《藏海花》 《沙海》 《黄河鬼棺》 《茅山后裔》 《天眼》 《贼猫》 《历史小说》 《盗墓新娘》 《中国盗墓传奇》 《三尸语》 《最后一个道士》 《盗墓往事》 《龙棺》 《鬼不语之仙墩鬼泣》 《镇墓兽》 《盗墓特种兵》 《诡墓》 《鬼喘气》 《古墓密码》 《诡案组》 《迷墓惊魂》 《密道追踪》 《我有一座冒险屋》 《黄河捞尸二十年》 《最后一个守墓人》 《命师》 《荒野妖踪》 《南山祖坟》 《我在新郑当守陵人》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午夜盗墓人》 《守山人》 《我当道士那几年》 《金棺陵兽》 《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黄河伏妖传》 《活人禁地》 《一代天师》 《镇阴棺》 《大秦皇陵》 《活人墓》 《天墓之禁地迷城》 《血咒迷城》 《皇陵宝藏》 《墓地封印》 《盗墓笔记之秦皇陵》 《我的盗墓生涯》 《大漠苍狼》 《诡神冢》 《天葬》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鬼打墙》 《青囊尸衣》 《藏地密码》 《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怒江之战》 《摸金天师》 《老九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