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鬼路

作者:Tinadannis

    传说对于大学校园来说早已如家常便饭或者说是一个约定俗成的秘密。当一代又一代的天之骄子离去它却生了根似的生生不息绵延不绝。怨恨跟爱一样也可以无边无际。因此才有了传闻中永远无法消失的噩梦――只属于校园的噩梦。

    月色如水悄无声息地流泻在这座有1oo多年历史的大学校园里寂静如黑暗般迅扩散瞬间便弥漫了整个天空。教学楼里的一间间灯光与天上的繁星争相辉映街旁挺立的各式复古灯柱下一尊尊雕塑般的身影错错落落地点缀着周围的花圃行色匆匆的行人忙得见到了熟人也只是简单地点点头打个招呼就擦肩而过更遑论那些连走路也捧着书在看的人了。素来有书卷墨香之地美称的校园在期末考试来临之际还平添了一份凝重和急遽。

    “坏了!”何健飞在走廊上本想掏出手机来看时间谁知手机没找到却现把最最重要的英语书漏在宿舍里了取而代之的是八百年前早已考完的体育理论。他愠怒地看看旁边正极力忍住笑的舍友张传勋:“说什么来晚了没位置被你催啊催催成这种结果。这下好了我看我去攻读体育理论博士都绰绰有余了。”张传勋按捺下幸灾乐祸的冲动笑道:“反正我带了不过没啥笔记我不看的时候你就拿去先凑合着瞅几眼吧。你英语那么好还读什么?”说着从书包里拿出书来打算向何健飞炫耀一下却一眼瞧见书的封面上印着四个似曾相识的大字“体育理论”――原来他也带错了。

    张传勋恼怒中又带点尴尬地将书包推给已经笑得靠在柱子上的何健飞:“明天就要英语考试了我还有n个单词没有背熟。那个眼镜张历来喜欢抓人重修我得马上赶回宿舍拿书。你先帮我霸住一个位置。”何健飞止住笑:“自修时间校车不开从这里走回宿舍起码要个把钟头你这样一去一回就是拿到书也没多少时间看了。”张传勋说道:“这个不用担心。啸天前几天跟我一起在电教楼旁边探得一条小路叫赤岗顶直通我们宿舍那条主校道不用二十分钟就可以到了。”何健飞笑道:“那你去吧顺便把我的也带来好像就放在桌面上。”

    何健飞一个人进了教室随便找了个位置开始翻看高数。看着看着心里不由得犯嘀咕张传勋是个极端内向的人平时只喜欢呆在宿舍上网或玩游戏怎么会有兴趣去探什么小路呢?前几天隐约听别人说起在前几个星期的民主投票中秦啸天以几票之差输给张传勋失去了优秀学生的荣誉称号一直怀恨在心又如何肯跟张传勋一起在校园里游逛呢?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两个钟头已过就算是走主校道也该回来了却仍旧不见张传勋人影。何健飞再也没心思看下去略略收拾了一下书包便匆匆地赶去宿舍。

    电教楼位于老校区的东北角从风水方位来看五行缺金左右无池塘湖泊唯有四周古木森森是个福则至福祸则极祸的地方。由于新的多媒体功能课室落成这座旧电教楼已经很少使用大部分时间是作为仓库存放废弃的电子仪器。因为年久失修外墙的水泥早已脱落得差不多了露出里面斑斑驳驳暗黄色的砖块几道深绿色的苔带蜿蜒而过最后淹没在墙脚半人高的草丛中。这不过是栋可有可无的建筑学生们之所以知道它多半是因为学校在吹嘘功绩时总爱拿它跟多媒体功能课室作对比的缘故。

    不知是不是这一带街灯比较昏暗的原因何健飞在电教楼前面转了几圈始终没找到张传勋说的那条叫赤岗顶的小路。宿舍关门时间将近何健飞只好放弃继续搜寻的想法登上了校车。由于在电教楼那里耽搁了时间何健飞回到宿舍时已经快十一点班里的同学大多习惯在十点半的时候回来除了自己那间宿舍四楼的灯光全都是亮着的。张传勋不在宿舍?何健飞心一紧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四楼忙不迭地摸出钥匙开门摁灯却见两张桌面上还端端正正地摆着两本英语书而张传勋的书架上除了书包里面的几本外也没见少。

    难道他出了什么事?来不及想清楚事情的究竟何健飞把两个书包往自己床上一甩抓起钥匙就往外冲刚到楼梯口就见同班同学黄达开抱着一堆资料走来讶异地问道:“宿舍就快关门了这么晚你还急急忙忙地到哪儿去?”何健飞忙将张传勋的情况告诉了他黄达开听了笑道:“四教开了几间通宵课室听说里面还设有教科书借阅室去电教楼肯定经过那儿我估计他是嫌走路累跑到通宵课室去拼搏了。这里是大学校园他一个大男生你还怕他有什么事?英语试卷上我还有一大堆不懂的地方你来我宿舍给我说说吧。”何健飞听他这么一说觉得也是自己敏感过头就放下了心道:“我宿舍没人静一点你还是来我这里吧。”

    转眼已到半夜一点何健飞放下英语书困倦地打了个长长的呵欠准备上床睡觉。挂蚊帐的时候何健飞望着床上沿的一个挂钩迟疑了一下他在想今天晚上有没必要把招魂铃挂起来。何健飞的另一个隐秘身份是法术界中人他两岁就被收入五台山门下跟随当时佛家泰斗五台山方丈智能大师学习法术成为法术界中最年轻有为的俗家弟子。因为五台山镇鬼众多与鬼界结怨甚深所以出山后何健飞习惯晚上挂一个招魂铃用来示警。自从进了大学之后就很少挂一来大学乃读书圣贤之地鬼神同尊二来也是自己懒惰招魂铃通常是一个月就只挂那么一两天做做样子。可是不知为什么今晚心底总有一丝不祥的预感想想那东西挂上去有百利而无一弊何健飞最后决定把那件五台山五**器之一的招魂铃挂上去。

    “叮叮当当”半夜高分贝的铃声愣是把何健飞从梦乡拉回现实中他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睁开眼见窗户两边的窗帘飘得老高才记起睡觉前忘记关窗户了外面可能就要下暴雨所以突然起了这阵大风。“停!”何健飞一道黄符封住了招魂铃咕哝道:“这烂招魂铃有鬼来响有风来它也响还说是什么有名的法器!”正骂着突然现蚊帐外面靠阳台的地方立着一个模模糊糊的黑影。何健飞一愣低声道:“传勋你读完书回来了?”那黑影并不答话却开始一步一步向他走来何健飞奇怪道:“你怎么了?我问你你怎么不说话?”那黑影仍自顾自地向他的蚊帐慢慢逼近。想起招魂铃持久的异常响声何健飞顿时心生警觉一掀被子敏捷地坐起来沉声喝道:“你是何方幽鬼不去冥界轮回跑这里来干什么?快退下去否则休怪我五台山法器无情。”话音一落黑影顿住了脚步却并没想走的意思。借着从阳台处透进的几缕朦胧月光可以清晰地看见那个黑影忽然缓缓地抬起双手接着又开始移动步伐笔直地向何健飞的床摸索过去眼看就快到了床边。

    挑衅?何健飞大怒一手拈起一张黄符一手猛地掀开蚊帐外面空荡荡的黑影早已不见了。何健飞站在床边正狐疑地打量四周这时门外却有了动静。“呜……呜呜……”一阵低声的抽泣若有若无地响起听到那熟悉的低沉嗓音何健飞总算松了口气:“传勋你刚才干吗不说话把我给吓死了。怎么了?受了什么委屈?”说着跑到门边握住门把一拉谁料那门结结实实地丝毫未动开了灯一看现门锁了双保险是他昨晚亲手锁上的。

    门并未开锁房内先有黑影门外后有哭声还有招魂铃的响声何健飞背上渐渐冒出了冷汗他呆了一会儿还是拿出钥匙开了双保险然后万分小心地拉开了门低声叫道:“传勋你……”只说了半句他不禁就愣住了。走廊上一片寂静两边宿舍的门都关得紧紧的哪有什么人影?这间宿舍离楼梯很远如果传勋要跑掉不仅时间不够也没有可能不弄出响声。他听得清清楚楚刚才那声音分明就是传勋的难道说……正想得头痛“砰”房内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何健飞忙回头看张传勋的英语书掉到了地上。他复又向门外望了一望仍是毫无动静料想也许是哪个小鬼误闯进来只得重新锁了门把窗户关好捡起英语书继续回到床上睡觉。

    凌晨五点一阵震天动地的敲门声还伴有紧张而高亢的叫声把何健飞的睡意彻底吓飞到了九霄云外。这次何健飞已丧失了去门外查看的耐性气冲冲地跑到窗前拉开窗户大吼道:“是谁在外面疯?知不知道现在几点?”黄达开满脸惊恐地立在门外全身颤抖得厉害:“健飞出事了!出事了!传勋死了。”霎时何健飞脑内犹如响了一个闷雷大脑一片空白。黄达开还在语无伦次地说道:“听说就死在主校道上脸上充满惊恐的表情眼珠子都爆出来了全身都是血又找不到伤口在哪校领导全到齐了警察局来了一大队人……”何健飞一把揪住黄达开的衣领哑声道:“传勋什么时候出事的?”黄达开被他脸上的神情镇得一愣顿了一下才道:“法医还没说尸体是一个保安四点多巡逻的时候现的。你问这个……”何健飞张开嘴急地吸了一大口外面清冷的空气藉以平复心中的狂涛骇浪。半夜来的那个黑影门外离奇的哭声还有那本忽然掉下来的英语书果然是张传勋的鬼魂!那时的张传勋已经死了!何健飞蓦地想起师父曾说冥界在奈何桥边有一个洗冤池过往鬼魂中有冤死者都必须在此清洗去除心中郁结的怨恨方能通过奈何桥前往冥界轮回否则化为冤魂永世存留世间接受冥界的惩罚。由于很多冤魂没有自主说话的能力因此据说他们在经过洗冤池时都要平抬双手至肩的地方作为表达有冤的形式向掌管洗冤池的冥界使者申诉。这么说来张传勋那个古怪的抬手动作难道就是他在向我报冤?他为什么不向冥界使者报非要千辛万苦跑到我这里来报呢?何健飞刹那想起了所有问题的答案:张传勋是少数几个知道他法术界身份的人。莫非杀死他的凶手并不是人类而是……

    “又有人死了吗?呵呵……逃不掉的每年都一定要死几个才行唔逃不掉的逃不掉你去了没有呢?假如你心存怨恨就全部泄出来吧!呵呵……”一个人影摇摇晃晃地上了楼。何健飞惊疑道:“那师兄嘴里说的是什么?”黄达开悄悄道:“别理他听说他女朋友去年也是这样血流满面地死去他受了打击回来哭了几个晚上就变成神经兮兮的样子了。”说话间何健飞开了门抛下他飞快地向楼上跑去。黄达开站在那里呆若木鸡何健飞顾不上跟他解释他隐隐觉得似乎整件事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不只是死了一个人。

    五楼的走廊上那师兄正拖着呆滞的步伐蹒跚地移动着何健飞在离他三米远的地方猛地停住了脚步沉声道:“师兄请留步。听师兄话语似乎知道传勋是因何而死麻烦请告知真相。”

    “我?我不知道啊。”那师兄转过头来高度近视镜片后面深陷的眼睛里闪着诡异可怕的光“我知道还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吗?我知道的话她还会死吗?你那个同学是不是走了一条叫赤岗顶的小路?”何健飞忙点点头心下一阵凄凉直觉所料不差果然与那条来历不明的小路有关。那师兄开口道:“我只知道那条叫赤岗顶的小路早在几十年前就被私下里称为冤鬼路。”何健飞吃了一惊:“冤鬼路?!为什么会取这么可怕的名字?”师兄怔了一会儿突然仰天哈哈大笑:“我不知道她也不知道我俩都不知道。那只是上一届留下来的传说在夜深人静时走过这条小路的人一定会满脸惊恐血流满面地死去。她不信一个人逞强跑去了。结果怎么样呢?哈哈哈……她临死前拼尽全力跟我说了两句话:‘一定要死的逃不掉的。’是的逃不掉的绝对逃不掉的。”那师兄再不搭理何健飞转过身渐渐走开了。

    赤岗顶?冤鬼路?昨晚自修时何健飞的心结终于得以解开一阵风似地又冲回了四楼。四楼的人大多跑去现场凑热闹了一排宿舍几乎全部人去房空。从另一个楼梯口处断断续续地传来极力压抑的饮泣声在走廊上空四处飘荡给这栋大楼又添加了一层悲伤的气息。何健飞来到428房前停住了脚步然后一脚踹开了门桌脚旁边蜷缩着一个人抱着被子呜呜咽咽地哭见何健飞进来不由抬头望了他一眼。何健飞逼上去冷冷地问道:“秦啸天麻烦你解释一下有关赤岗顶的事情。”秦啸天愣了好一会儿终于把持不住把头埋在被子里放声大哭起来:“我……我只是想……我没有想到他真的会死……传说都是真的我没有想到我真的没有想到……”何健飞强压下满腔怒火对准秦啸天的脸就是一拳吼道:“人死了你说这些有什么用?!你哭传勋会活过来吗?大家都以为杀传勋的是冤鬼路其实真正的凶手却是你!”秦啸天整个人猛烈一抖哭泣声戛然而止宿舍里霎时一片死静。何健飞这才想起下来不是为了打人出气深呼吸几下平缓了自己激动的情绪后厌恶地看着那渺小的身影哑声道:“告诉我冤鬼路的传说。”

    秦啸天的哥哥在学生会工作前几天来看他时给他讲了这个传说叮嘱他务必要万分小心。冤鬼路原名油岗顶在建校初期就已经有了曾经一度作为主校道使用。五十年前一名女生在体检时被诊断为癌症万念俱灰的她在此上吊自杀。在扫墓时同学们告诉她那次诊断后来确定是误诊她其实可以活得好好的。本来就万分留恋人世的她更加舍弃不了心中的怨恨终日徘徊在那条小路上夜夜痛哭从此晚上再也没人敢走这条路。几年后一个男生半夜因为落下某样东西回去拿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事前曾有人看见他在那条小路上失魂落魄地彷徨据称他的冤魂半夜还会回到宿舍似乎在找那样他要去拿却再也拿不到的东西。几天后又一个女生被劫持到那里奸杀。两件惨案的事地点惊人地一致惊动了学生会经过几天几夜激烈的争辩后终于通过一项决议确认女鬼作祟同时为了警示后人取血为赤色之意将油岗顶改名为赤岗顶。至此每年赤岗顶再也没断过死人事件死状一模一样因此学生们私底下又俗称它为冤鬼路。校方为了保持声誉严密封锁消息因此赤岗顶极少为外界所知死的大多是外校生和本校不知情的新生。

    如果赤岗顶每年都死人的说法是真的那么五十多年来积聚了多少冤魂恶鬼冤气之深可想而知张传勋必死无疑。何健飞刚压下去的怒火又被挑了起来他上前一步抓住秦啸天的衣领把他提起来:“你难道就没有一点良心吗?你的人性到哪里去了?!”秦啸天迎着何健飞的目光闭上眼睛痛哭流涕道:“我不是人你杀了我吧!求求你杀了我吧……”何健飞刚想一个巴掌掴过去忽然现秦啸天的身体周围有一层青气盘旋围绕。冤气缭绕?秦啸天被冤魂附身!可是令人不解的是那冤魂还释放出能量来阻挡何健飞对秦啸天的伤害。冤魂居然在保护他?何健飞一惊不由得松开了手按一般常理而言冤魂附身无非就是想借其**达到自己的目的因而会不惜一切代价地吞噬那人的灵魂为什么秦啸天身上这只却这么舍命地保护他?
上一篇:没有了
目录: 冤鬼路

热门小说推荐: 《黄河捞尸人》 《最后一个盗墓者》 《茅山捉鬼人》 《盗墓笔记》 《我住在恐怖客栈》 《鬼吹灯》 《盗墓之王》 《藏海花》 《沙海》 《黄河鬼棺》 《茅山后裔》 《天眼》 《贼猫》 《历史小说》 《盗墓新娘》 《迷墓惊魂》 《我当道士那几年》 《我在新郑当守陵人》 《密道追踪》 《金棺陵兽》 《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黄河伏妖传》 《活人禁地》 《一代天师》 《镇阴棺》 《大秦皇陵》 《盗墓笔记之秦皇陵》 《墓地封印》 《皇陵宝藏》 《血咒迷城》 《天墓之禁地迷城》 《活人墓》 《守山人》 《午夜盗墓人》 《茅山鬼王》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镇墓兽》 《中国盗墓传奇》 《诡墓》 《盗墓特种兵》 《鬼喘气》 《鬼不语之仙墩鬼泣》 《龙棺》 《盗墓往事》 《最后一个道士》 《我的邻居是妖怪》 《三尸语》 《古墓密码》 《南山祖坟》 《摸金令》 《最后的抬尸人》 《鬼妻如玉》 《命师》 《最后一个守墓人》 《黄河捞尸二十年》 《我有一座冒险屋》 《九阴冥妻》 《深夜书屋》 《活人禁忌》 《13路末班车》 《地府巡灵倌》 《我的灵异档案》 《触墓惊心》 《茅山鬼术师》 《我的美女道士》 《我从恐怖世界来》 《凶城之夜》 《借尸填魂》 《阴阳异闻录》 《盗墓鬼话》 《民调局异闻录》 《阴阳先生》 《麻衣神算子》 《入殓师》 《黄河镇妖司》 《湘西奇闻录》 《聊斋县令》 《知客阴阳师》 《阴棺娘子》 《十月蛇胎》 《阴司体验官》 《天命葬师》 《我在阴司当差》 《盗尸秘传》 《阳间摆渡人》 《我盗墓那些年》 《阴阳掌门人》 《入地眼》 《妖妇》 《凶楼》 《阴阳鬼术》 《阴人墓》 《民国三十年灵异档案》 《恐怖教室》 《走尸娘》 《地葬》 《帝陵:民国第一风水师》 《东北灵异先生》 《鬼夫在上我在下》 《阴妻艳魂》 《诡行记》 《抬龙棺》 《点灯人》 《黄大仙儿》 《凶宅笔记》 《山海秘闻录》 《我老婆身上有妖气》 《恐怖用品店》 《子夜十》 《人间神魔》 《冥夫要乱来》 《我是一具尸体》 《借阴寿》 《冥媒正娶》 《法医异闻录》 《葬阴人》 《盗墓家族》 《葬鬼经》 《我的老公是冥王》 《地府交流群》 《楼兰秘宫》 《龙王妻》 《巫蛊情纪》 《蛇妻美人》 《阴坟》 《活人祭祀》 《阴阳镇鬼师》 《茅山鬼捕》 《恐怖邮差》 《末代捉鬼人》 《麻衣鬼相》 《无限盗墓》 《古庙禁地》 《阴魂借子》 《灵车》 《民国盗墓往事》 《我身边的鬼故事》 《冥海禁地》 《阴倌法医》 《一品神相》 《黄河镇诡人》 《死人经》 《猎罪者》 《诡案追凶录》 《灵楼住客》 《河神新娘》 《长安十二阴差》 《阴兵镖局》 《阴阳快递员》 《生人坟》 《一夜冥妻》 《我在阴间开客栈》 《收尸人》 《凶灵秘闻录》 《我当捕快那些年》 《怨气撞铃》 《阴阳鬼探》 《冤鬼路》 《赘婿当道》 《驱魔人》 《无心法师》 《阴夫如玉》 《阴阳鬼咒》 《诡香销魂》 《阎王妻》 《棺材王》 《生死簿》 《天官诡印》 《民间诡闻怪谭》 《龙纹鬼师》 《女生寝室》 《王者之路》 《言灵女》 《点天灯》 《地铁诡事》 《异陵简》 《阴婚夜嫁》 《异探笔记》 《幽冥剪纸人》 《妖女莫逃》 《西夏死书》 《天才小毒妃》 《升棺见喜》 《我是阴阳人》 《灵官》 《灵棺夜行》 《茅山守尸人》 《第一仙师》 《迁坟大队》 《大宋小吏》 《夜半鬼叫门》 《佛医鬼墓》 《捉鬼记》 《鬼服兵团》 《最后的摸金校尉》 《将盗墓进行到底》 《盗墓鬼城》 《棺山夜行》 《阴间那些事儿》 《岭南鬼术》 《封妖记》 《蛊夫》 《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荒野妖踪》 《官场小说》 《都市言情》 《乡村小说》 《寻尸秘录》 《最后一个阴阳师》 《我的盗墓生涯》 《大漠苍狼》 《诡神冢》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天葬》 《鬼打墙》 《青囊尸衣》 《藏地密码》 《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怒江之战》 《摸金天师》 《老九门》 《祖上是盗墓的》 《苗疆蛊事》 《苗疆蛊事Ⅱ》 《苗疆道事》 《人间鬼事》 《茅山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