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冥妻

作者:秦受吃白菜

    华明逸从此杀戮榜,修为榜双榜第一,风光一时无人能及。甚至有许多强者主动去五行之地,选择认他为主,自愿成为他的附庸。

    有一种声音甚嚣尘上,华明逸野心极大,他不单单要那五行之地,而且还要整个远古战场,都成为了他的势力范围,这里所有人,都沦为他的附庸。

    对此许多人都深以为然,而且的确也有依据。

    在三年之前,他曾经来过黄沙擂台,这片他唯一没有踏足过的净土。

    他见了我,我俩都感受到了对方修为的强大。

    华明逸没有出手。而是转头离开,临走前留给我一句话。

    “周远,你我迟早有一战,但我能感觉到,你和我一样也在进步。我要等你我都踏入这远古战场之巅时。在和你决一生死。那时候我要证明,远古天皇的血脉,是这一界无人可撼动的最强者。”

    我没有回应,甚至毫无表情,仿佛没有听到这句话一样。

    但是熟悉我的人却发现。我在那之后,每天索要的天源晶数量多了一倍,我能感受到华明逸身上带来的压力。

    此后十年,我的修炼并没有任何改变,黄沙擂台的强者太多。导致这些人的经历,我根本听不完。

    而且那些不愿意依附华明逸,成为奴仆的强者,也都纷纷呢涌入了黄沙擂台之内,因为他们发现,只有此地才能庇护他们,给他们安全。

    不过就在这十年度过之后某天,我在听完一个修士的诉说后,突然间抬起了头,闭上眼眸,一股股黑白之气,从我座下涌动而出,它们交缠盘旋,好似无数黑白蛟龙直冲天际。

    苍穹震颤,万道黑白光华在天空不断盘旋凝聚。

    一会形成一个太极图案,一会又幻化成一张佛陀面孔。

    众多强者惊疑不定,谁也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也没有人敢来打扰我。

    而我保持这样的情况足足有三年时间。

    在那段时间内,这黑白之气从未停止转动,不断凝结成各种样子。

    直到三年之后,我突然睁开了眼睛,拔地而起。

    这些黑白光华激动地颤抖起来,好似遇到了主人一样,从苍穹之上落下,在我身边不断地盘旋环绕。

    “隗壮兄。你我能否切磋一番?”我悬浮半空,笑着看向隗壮。

    “你小子修炼提升了不少嘛。”隗壮眼眸一亮,舔了舔嘴唇。“好,你我就切磋一番。”

    片刻之后,隗壮巨大的身体摔倒在了擂台之上。被我随即拉了起来。

    “隗壮兄,承让了。”我笑了笑。

    “你这小子,力量怎么这么大?你一直在感悟天道,怎么力量也提升了。”隗壮摔了个七荤八素,此时站起来有些懊恼道。

    “谁说悟道只能提升神魂?”我笑着反问。让他神情一僵。我随即离开,魁梧喃喃自语,若有所思。

    在随后十年时间,我先后将付红等六人全部击败,众多大能苦笑无比。淫魔和妘幻琴等人则兴奋不已。

    在我击败所有大擂台上的修士之后。我已经是这黄沙擂台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百年时间眨眼间便过去。

    远古战场之上的势力已经颇为明显,华明逸占据了黄沙之地以外的所有地方,而不甘心被奴役的修士,则都聚集在了以黄沙擂台为中心的地带。

    孔若一天找到我,脸上带着焦虑之色。

    “远古战场只有百年时间。在之后所有擂台便会化作城池,城池榜开启,占据城池之人相互厮杀,最终只有一座城之人能够留下来。而那华明逸已经聚集了十几万修士,如果到了那一步,我们在做什么就已经太迟了。”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他也不愿意到那个地步,他更愿意靠自己掌握生死,而届时混战,他要依靠那几十万修士作战,他不会放心。”我淡淡开口,摇头道。

    “你是说他一定会找上门来,在这远古战场变化之前,和你决一死战?”孔若听了之后面色稍霁,又有些不敢相信。

    “他一定会,而且我有预感,就在这几天。”

    孔若走后,妘幻琴从后面抱住我,眼眸之中满是担忧之色。

    “华明逸吞服神丹,据说在五行之地肆意挖掘五行源晶。现在五道身体都已经练成本源之身,强大无比,连拿陈秋木都是一指头就杀了。能不能不打这一战。”

    “幻琴,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这一战不可避免,只有一个能在远古战场上活下来。”

    我深吸口气,正要说什么,陡然之间天空震颤,好似乌云压顶,让人一瞬间喘不过气来。

    “该来的总会来,我俩终归要做个了结。”

    我眼眸闪过一抹寒芒。

    从我们在黄沙擂台建造的宫殿走出,我发现无数修士也都被动静惊醒,他们都是看向天空。

    此时苍穹之上,数十万修士好似一片墨云,一道一身金色战甲的身影悬浮在所有人下方,他面色桀骜,充满凌厉之气,正附身看向我。

    “周远,与我一战!”他放声大喝,好似雷霆滚滚。

    淫魔,匡古等人也都飞到了我的身边,神情紧张。他们知道华明逸的厉害,为我感到担心。

    我朝他们淡淡一笑,随后飞身而起。

    华明逸此时的实力更强了,我几乎看不透他的修为。

    我深吸口气,看向半空之中的华明逸,这一战不光是我和他的对决,还关系到我的亲人朋友,如果我死了,这些人全都不能活下去。

    “这没想到。过了这么久,我华明逸修为已经到了这一界顶峰,对手竟然还是你。”华明逸看着我,发丝飘舞。

    “我也没想到,在我破碎虚空之前,还要再杀你一次,而这也是最后一次。”我语气平淡,我俩的气息都在不断散发,虚空都承受不住,颤抖不休。

    轰!

    华明逸率先忍耐不住。朝我而来。

    他身影如电,撕裂一片片虚空,将苍穹震荡的仿佛要塌陷一般。

    我和他战在一处,无数黑白光华涌动而出,将我俩交手之地包裹其中。无人可以看到里面发生了什么。

    天昏地暗,虚空炸裂。

    罡风不断在天地吹拂,一道道空间裂纹好似龟裂在各处蔓延。

    我和华明逸这一战,足足打了三天三夜。

    之后轰鸣声音停止,罡风开始消散,混乱的气息也开始平复。等到一切气息消散,众人紧张无比的看向战斗的中心。

    那里只有一道身影,全身金光弥漫屹立在苍穹之上。我道念修炼到了极高深程度,早已经没了身躯的概念,金玄之身随意便可以复原。

    “你修炼本源五行。顺应天道而行,却只能是天道的奴役,我感念天道,却是为了修自身之道,取天道代之。这就是你我最大的差别。也是你输的原因。”

    “周远!”妘幻琴激动地留下泪来,她飞腾而起,飞入我的怀中。

    “一切都结束了。”我安慰着她,看着华明逸消散的尸体,微微摇头。

    远古战场岁没有结束。但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华明逸死去,那十几万修士我全都交给了孔若处理。

    他也如愿成为了天榜第一,我完成了对他的承诺。

    “周远,以你现在的修为。随时都可以破碎虚空,你不会哪天突然不告而别吧。”

    在黄沙宫殿内,淫魔有些担忧的说道。

    “不会。”我笑了笑,我此时已经封闭了自身,我随时可以破碎虚空,但同样也可以永久留在这里。

    这里有我的亲人朋友,还有许多我未尽的事情,我最终会离开此界,但却不是现在。

    如今的我,要享受着来之不易的安宁与幸福。

    修道之路漫漫,永无尽头。但若一路之上无人相伴,无人牵挂,孤家寡人,又有何意?

    我看向正在为我煮酒的妘幻琴,她似有所感,我俩目光对视,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目录: 一夜冥妻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小说推荐: 《黄河捞尸人》 《最后一个盗墓者》 《茅山捉鬼人》 《盗墓笔记》 《我住在恐怖客栈》 《鬼吹灯》 《盗墓之王》 《藏海花》 《沙海》 《黄河鬼棺》 《茅山后裔》 《天眼》 《贼猫》 《历史小说》 《盗墓新娘》 《迷墓惊魂》 《我当道士那几年》 《我在新郑当守陵人》 《密道追踪》 《金棺陵兽》 《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黄河伏妖传》 《活人禁地》 《一代天师》 《镇阴棺》 《大秦皇陵》 《盗墓笔记之秦皇陵》 《墓地封印》 《皇陵宝藏》 《血咒迷城》 《天墓之禁地迷城》 《活人墓》 《守山人》 《午夜盗墓人》 《茅山鬼王》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镇墓兽》 《中国盗墓传奇》 《诡墓》 《盗墓特种兵》 《鬼喘气》 《鬼不语之仙墩鬼泣》 《龙棺》 《盗墓往事》 《最后一个道士》 《我的邻居是妖怪》 《三尸语》 《古墓密码》 《南山祖坟》 《摸金令》 《最后的抬尸人》 《鬼妻如玉》 《命师》 《最后一个守墓人》 《黄河捞尸二十年》 《我有一座冒险屋》 《九阴冥妻》 《深夜书屋》 《活人禁忌》 《13路末班车》 《地府巡灵倌》 《我的灵异档案》 《触墓惊心》 《茅山鬼术师》 《我的美女道士》 《我从恐怖世界来》 《凶城之夜》 《借尸填魂》 《阴阳异闻录》 《盗墓鬼话》 《民调局异闻录》 《阴阳先生》 《麻衣神算子》 《入殓师》 《黄河镇妖司》 《湘西奇闻录》 《聊斋县令》 《知客阴阳师》 《阴棺娘子》 《十月蛇胎》 《阴司体验官》 《天命葬师》 《我在阴司当差》 《盗尸秘传》 《阳间摆渡人》 《我盗墓那些年》 《阴阳掌门人》 《入地眼》 《妖妇》 《凶楼》 《阴阳鬼术》 《阴人墓》 《民国三十年灵异档案》 《恐怖教室》 《走尸娘》 《地葬》 《帝陵:民国第一风水师》 《东北灵异先生》 《鬼夫在上我在下》 《阴妻艳魂》 《诡行记》 《抬龙棺》 《点灯人》 《黄大仙儿》 《凶宅笔记》 《山海秘闻录》 《我老婆身上有妖气》 《恐怖用品店》 《子夜十》 《人间神魔》 《冥夫要乱来》 《我是一具尸体》 《借阴寿》 《冥媒正娶》 《法医异闻录》 《葬阴人》 《盗墓家族》 《葬鬼经》 《我的老公是冥王》 《地府交流群》 《楼兰秘宫》 《龙王妻》 《巫蛊情纪》 《蛇妻美人》 《阴坟》 《活人祭祀》 《阴阳镇鬼师》 《茅山鬼捕》 《恐怖邮差》 《末代捉鬼人》 《麻衣鬼相》 《无限盗墓》 《古庙禁地》 《阴魂借子》 《灵车》 《民国盗墓往事》 《我身边的鬼故事》 《冥海禁地》 《阴倌法医》 《一品神相》 《黄河镇诡人》 《死人经》 《猎罪者》 《诡案追凶录》 《灵楼住客》 《河神新娘》 《长安十二阴差》 《阴兵镖局》 《阴阳快递员》 《生人坟》 《一夜冥妻》 《我在阴间开客栈》 《收尸人》 《凶灵秘闻录》 《我当捕快那些年》 《怨气撞铃》 《阴阳鬼探》 《冤鬼路》 《赘婿当道》 《驱魔人》 《无心法师》 《阴夫如玉》 《阴阳鬼咒》 《诡香销魂》 《阎王妻》 《棺材王》 《生死簿》 《天官诡印》 《民间诡闻怪谭》 《龙纹鬼师》 《女生寝室》 《王者之路》 《言灵女》 《点天灯》 《地铁诡事》 《异陵简》 《阴婚夜嫁》 《异探笔记》 《幽冥剪纸人》 《妖女莫逃》 《西夏死书》 《天才小毒妃》 《升棺见喜》 《我是阴阳人》 《灵官》 《灵棺夜行》 《茅山守尸人》 《第一仙师》 《迁坟大队》 《大宋小吏》 《夜半鬼叫门》 《佛医鬼墓》 《捉鬼记》 《鬼服兵团》 《最后的摸金校尉》 《将盗墓进行到底》 《盗墓鬼城》 《棺山夜行》 《阴间那些事儿》 《岭南鬼术》 《封妖记》 《蛊夫》 《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荒野妖踪》 《官场小说》 《都市言情》 《乡村小说》 《寻尸秘录》 《最后一个阴阳师》 《我的盗墓生涯》 《大漠苍狼》 《诡神冢》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天葬》 《鬼打墙》 《青囊尸衣》 《藏地密码》 《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怒江之战》 《摸金天师》 《老九门》 《祖上是盗墓的》 《苗疆蛊事》 《苗疆蛊事Ⅱ》 《苗疆道事》 《人间鬼事》 《茅山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