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阴间开客栈

作者:红尘泅渡

    我反应过来想退出洞穴却为时已晚,厚重的石门突然落下将洞口封死。

    麻蛋,上当了!这才是钰玦的真正目的。

    我心中暗暗后悔,原来钰玦从一开始就在演戏,为地就是将我逼入这个洞穴,可笑我还自做聪明以为找到了避难之所。

    石门光滑厚重,洞穴幽幽深远,它通往何处,里面有什么样的危险我全然不知,摆在我面前的只剩下一条路。

    沿着洞穴走下去。

    洞内没有光线,我抹黑走了一段不适应也适应了,好在洞穴之中虽然黑暗却暂时还没遇到什么危险。

    随着我的深入洞穴内的温度逐渐下降,到后来我不得不将如意战衣变幻成皮甲状态,以在最大程度保暖的同时也兼顾机动性。

    黑暗中,时间没有了意义,我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肚子里传出咕噜噜的叫声。

    我突然有些后悔,当初如果听叶云的话老实呆在客栈等消息该多好,十二墓宫大门前如果没淌雷家这趟浑水该多好,退一万步说哪怕是进墓宫时随身带点吃的也是极好的。

    眼前洞穴似乎没有尽头,我快要被饥渴与寂静的隔绝感逼疯了,期间我尝试通过冥印回到客栈却收不到任何回应,最后我陷入了弹尽粮绝的绝境。

    难道钰玦是想把我困死在这洞中不成吗?

    不,不是这样,论修为我不是钰玦的对手,如果他要杀我直接下手来的更快也更保险。

    既然钰玦的目的不是要杀我,那他逼我进洞一定有特殊的目的。

    饥渴交加,困倦袭人,我的精神一度恍惚。

    我在心中不停为自己打气:坚持走下去,绝不能倒下,眼前还不是绝境,就算是绝境我也会绝处逢生。

    就这样我累了放慢脚步,精力稍稍恢复便继续前行,身体一次次濒临崩溃,又一次次焕发新生。

    我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为何会有无穷的潜力,也许是骨血经阿三那死鬼老爹的戊土之力和锻金骸骨熊姥姥的万古精华改造过的缘故。

    分分秒秒,没日没夜,黑暗孤寂,徘徊忍耐,是一种独特的修行。

    我抛弃一切世俗,坚信终有一天会走到洞穴的尽头,重新回归光明。

    事实证明我的坚持是正确的,终于有一天洞穴前方出现了一线光亮,我欣喜若狂的奔跑着,快的像一阵风。

    一线光亮在我的奔跑中不断变大,我似乎已经看到了幻想中的青山绿水蓝天白云。

    我呆若木鸡地站在洞口,看到却是黑石峭壁,遍地枯骨,黑云遮空。

    这是一处不毛之地,到处弥漫着浓郁的死气。

    “不……”我无法压抑内心的失落,忍不住仰天咆哮。

    为什么是这样?不是天无绝人之路吗?为什么到头来还是绝境?

    我咆哮着发泄心中的愤怒,天空的黑云忽然开始翻滚,山谷中响起鬼哭狼嚎般的风声。

    ‘咔嚓’‘咔嚓’……

    一只只骷髅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向我围了过来,四周全是绿油油的魂火。

    来得好,大放悲声是无能的表现,我正需要是一场畅快淋漓的战斗。

    一只骷髅扑了过来,我闪也不闪一拳迎向骷髅的脑壳。

    ‘蓬’脑壳化作齑粉,魂火飞散,骷髅瞬间倒地。

    我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拳头,小拳拳什么时候变成大铁锤了?还是这些骷髅太过脆弱?

    就在这一愣神的瞬间,一只头顶双角的恶鬼忽然在我身前显形,我想也不想便将灭魂决丢出,雷光闪过恶鬼惨叫一声消失无形。

    ‘呜……唳’

    又是几只骷髅和恶鬼杀到,我再次掐起灭魂决向前祭出,五道雷光脱手而出将扑来鬼物轰成齑粉。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指,灭魂决我施展过无数次,却从未出现过五雷齐发的情况,怎么会这样?

    我虽心中疑惑,手脚却不敢怠慢。

    又是一群骷髅和恶鬼向我发起了攻击,我闪转腾挪间掐动灭魂决,雷光电网一股脑的丢出,眨眼间便轰出一片真空地带。

    只不过,我的灭魂诀虽然更加厉害了,但鬼物在死气滋养下复生的更快,越来越多的鬼物加入战团,四周很快变成了骷髅的海洋。

    我望着密密麻麻的的骷髅大军顿觉头皮发麻,有道是蚁多咬死象啊,若不速战速决,少不了会落个油尽灯枯的下场。

    想到此,我便要催动炼魂之火给这些骷髅大军来个火烧连营。

    可我转念又一想,这个办法不行啊,现在四周全是鬼物,我若放火岂不是也要把自己给烧了?

    鬼物越聚越多我却想不出对策心中便有些浮躁,随之一个失神,脖子上被骷髅挠了一爪子。

    麻蛋,现在可不能分神,我随手一拳将那只骷髅击碎,连忙给自己掐了个清神诀。

    让我没想到的是等我魂诀掐完,不但气静神凝而且身边还出现了一个透明的罩子将鬼物抗拒在三米之外。

    不是吧,清神诀还有这功效?

    此情此景如此熟悉,我忽然想起了第一次来龙隐山那天晚上做过一个奇怪的梦,梦中的情景不正是我现在的处境吗?

    梦境中我是怎么解决这些鬼物的?想起来了,好像是从天空降下的雷光。

    可那是怎么做到的呢?乾坤阴阳诀只有六个法诀,灭魂诀和清神诀已经用过了,缚魂诀、破妄诀和离魂诀都不是消灭鬼物的法诀,难道是渡魂诀?

    心念电转,我单膝跪地手中掐起手印,同时口诵渡魂诀:“乾坤无极,阴阳有道,缘起前生,尘了奈桥,三生三世,轮回六道——渡!”

    我掐完魂诀手掌向地上一按顿觉地眼前一黑,脑海中的魂力向开了闸一样向地下涌去。

    ‘轰……咔嚓……’

    天空上雷云滚滚,山谷中雷光四射,无数道闪电从天而降,鬼哭狼嚎之声惨不绝耳,霎时间骷髅大军已化作一地齑粉。

    雷云风暴持续了几分钟渐渐消散,我不放心地祭出破妄诀,四周再无一只鬼物。

    “真是不堪一击!”我拍拍手掌站起身,打算到山谷中一探究竟。

    不曾想我抬起脚刚走了几步,地下忽然响起‘隆隆’的轰鸣声,紧接着山谷开裂死气翻滚,一个巨大的阴影缓缓从地下升了上来。

    那是什么东西?

    待轰鸣声散去阴影站立不动,我小心翼翼地向阴影走去,待走进了才看清眼前是一块巨大的石碑,石碑上刻着三个大字‘炼魂碑’。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小说推荐: 《黄河捞尸人》 《最后一个盗墓者》 《茅山捉鬼人》 《盗墓笔记》 《我住在恐怖客栈》 《鬼吹灯》 《盗墓之王》 《藏海花》 《沙海》 《黄河鬼棺》 《茅山后裔》 《天眼》 《贼猫》 《历史小说》 《盗墓新娘》 《迷墓惊魂》 《我当道士那几年》 《我在新郑当守陵人》 《密道追踪》 《金棺陵兽》 《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黄河伏妖传》 《活人禁地》 《一代天师》 《镇阴棺》 《大秦皇陵》 《盗墓笔记之秦皇陵》 《墓地封印》 《皇陵宝藏》 《血咒迷城》 《天墓之禁地迷城》 《活人墓》 《守山人》 《午夜盗墓人》 《茅山鬼王》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镇墓兽》 《中国盗墓传奇》 《诡墓》 《盗墓特种兵》 《鬼喘气》 《鬼不语之仙墩鬼泣》 《龙棺》 《盗墓往事》 《最后一个道士》 《我的邻居是妖怪》 《三尸语》 《古墓密码》 《南山祖坟》 《摸金令》 《最后的抬尸人》 《鬼妻如玉》 《命师》 《最后一个守墓人》 《黄河捞尸二十年》 《我有一座冒险屋》 《九阴冥妻》 《深夜书屋》 《活人禁忌》 《13路末班车》 《地府巡灵倌》 《我的灵异档案》 《触墓惊心》 《茅山鬼术师》 《我的美女道士》 《我从恐怖世界来》 《凶城之夜》 《借尸填魂》 《阴阳异闻录》 《盗墓鬼话》 《民调局异闻录》 《阴阳先生》 《麻衣神算子》 《入殓师》 《黄河镇妖司》 《湘西奇闻录》 《聊斋县令》 《知客阴阳师》 《阴棺娘子》 《十月蛇胎》 《阴司体验官》 《天命葬师》 《我在阴司当差》 《盗尸秘传》 《阳间摆渡人》 《我盗墓那些年》 《阴阳掌门人》 《入地眼》 《妖妇》 《凶楼》 《阴阳鬼术》 《阴人墓》 《民国三十年灵异档案》 《恐怖教室》 《走尸娘》 《地葬》 《帝陵:民国第一风水师》 《东北灵异先生》 《鬼夫在上我在下》 《阴妻艳魂》 《诡行记》 《抬龙棺》 《点灯人》 《黄大仙儿》 《凶宅笔记》 《山海秘闻录》 《我老婆身上有妖气》 《恐怖用品店》 《子夜十》 《人间神魔》 《冥夫要乱来》 《我是一具尸体》 《借阴寿》 《冥媒正娶》 《法医异闻录》 《葬阴人》 《盗墓家族》 《葬鬼经》 《我的老公是冥王》 《地府交流群》 《楼兰秘宫》 《龙王妻》 《巫蛊情纪》 《蛇妻美人》 《阴坟》 《活人祭祀》 《阴阳镇鬼师》 《茅山鬼捕》 《恐怖邮差》 《末代捉鬼人》 《麻衣鬼相》 《无限盗墓》 《古庙禁地》 《阴魂借子》 《灵车》 《民国盗墓往事》 《我身边的鬼故事》 《冥海禁地》 《阴倌法医》 《一品神相》 《黄河镇诡人》 《死人经》 《猎罪者》 《诡案追凶录》 《灵楼住客》 《河神新娘》 《长安十二阴差》 《阴兵镖局》 《阴阳快递员》 《生人坟》 《一夜冥妻》 《我在阴间开客栈》 《收尸人》 《凶灵秘闻录》 《我当捕快那些年》 《怨气撞铃》 《阴阳鬼探》 《冤鬼路》 《赘婿当道》 《驱魔人》 《无心法师》 《阴夫如玉》 《阴阳鬼咒》 《诡香销魂》 《阎王妻》 《棺材王》 《生死簿》 《天官诡印》 《民间诡闻怪谭》 《龙纹鬼师》 《女生寝室》 《王者之路》 《言灵女》 《点天灯》 《地铁诡事》 《异陵简》 《阴婚夜嫁》 《异探笔记》 《幽冥剪纸人》 《妖女莫逃》 《西夏死书》 《天才小毒妃》 《升棺见喜》 《我是阴阳人》 《灵官》 《灵棺夜行》 《茅山守尸人》 《第一仙师》 《迁坟大队》 《大宋小吏》 《夜半鬼叫门》 《佛医鬼墓》 《捉鬼记》 《鬼服兵团》 《最后的摸金校尉》 《将盗墓进行到底》 《盗墓鬼城》 《棺山夜行》 《阴间那些事儿》 《岭南鬼术》 《封妖记》 《蛊夫》 《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荒野妖踪》 《官场小说》 《都市言情》 《乡村小说》 《寻尸秘录》 《最后一个阴阳师》 《我的盗墓生涯》 《大漠苍狼》 《诡神冢》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天葬》 《鬼打墙》 《青囊尸衣》 《藏地密码》 《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怒江之战》 《摸金天师》 《老九门》 《祖上是盗墓的》 《苗疆蛊事》 《苗疆蛊事Ⅱ》 《苗疆道事》 《人间鬼事》 《茅山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