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妇女的春天

作者:朋友不怕多

    路过了村部,见里面没有一点动静,知道刘大牛应该是已经回家了,不过这样更好,自己这次找的就是他!

    老马只是傻乎乎的跟在了二娃子的后面,也不知道他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不过,在知道了二娃子的另一个身份之后,他别提有多美了,就连走起路来,都觉得轻快了许多!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那刘大牛有过太近的接触,也不知道他最近在忙些什么,现在,二娃子感觉自己虽然能做的事儿很多,不过,情报却是不够,现在这些男人回来了,如果利用得好的话,说不定还能查出个头绪出来。

    自己的老爸不让自己轻举妄动,那是怕自己不安全,而且他也说了,只要是自己不出这里,那就是没有任何问题,不过,总不能让自己一直等到他来了,才有所行动吧!

    现在,他到是有些想那匹狼了……。

    没多久,他们便来到了刘大牛的家,可刚要向前走去的时候,却发现他家的窗户不但没有拉上窗帘,更让两个人无语的是,那窗户里,明显还有一个女人,正在开着灯洗澡!

    “擦!”

    一看到女人洗澡,这老马就流起了口水,想当日就是因为看女人洗澡,而被录了下来,差点让自己的老婆失了身,这下,总不会有人再录自己了吧,有着大山守护神……。

    ‘额!”想到这,一想到大山守护神竟然也喜欢偷看女人洗澡,侄是让老马感觉怪怪的,不过,只是脑子稍稍一转弯,便给自己找了个借口,不是说大山守护神总会以各种身份出现在吗,那当他是二娃子大夫的时候,就一定要做出个样子才对……。

    然后点了点头,感觉自己想的不错,便再次向那窗户里面看去,只不过,因为院子里有狗,他们大门都没敢进,还好,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些狗一看到是二娃子来了,连叫都不敢叫,这也让老马更加的确信了二娃子的身份!

    只见那窗户里的身子,又白又细,跨骨虽然宽大,看起来年纪却并不像有李小红那么大,到像是个姑娘一般!

    “那到底是谁呢?”

    女人光着身子,从后面看起来都是一样的,虽然二娃子眼力比较好,可也只是感觉那女人比较的熟悉,却并没有看出她是谁。

    “你在这里等着,我到里面去看看……。”

    说着,二娃子便悄然的翻墙而入,大门外面的老马,只能看到一个身影快速向那窗户底下掠过,不由感叹道:“这大山守护神就是牛,连偷看女人洗澡,都比我们这些粗人专业啊…”

    在这么静的夜里,别说是这老马粗声粗气说的话了,就连掉到地上一个小石子,都清晰可闻,一个跟跄,差点没绊到台阶上,还好稳住了身子!

    “是他?”

    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自己刚刚发出的一丁点的动静,里面的女人竟然回过头,向外面看来,虽然对她的身份非常的好奇,不过,第一时间吸引二娃子的,还是她胸前的波涛汹涌,然后,眼角的余光,才认出了这个女人!

    “刘花?”

    他能看到,那老马也不是近视眼,在这夜里,屋子里面还打着灯,那看得是最清楚的了,刚一回过头,老马便认了出来,心想,怎么不见李小红,她却在这里洗澡呢?

    “洗得怎么样了?”

    原来,那刘大牛一直都在厨房烧水,准备一会自己也洗洗,这一句话,让二娃子提高了警惕。

    他可不是一般人,刚刚没听到自己的声音还好说,要走进了屋……。

    ‘进屋?,

    不由回头一看,见老马也是一脸的惊异,想让他赶紧躲起来,因为他还不知道刘大牛的身份,不过,还不等提醒,这个憨货偷看起来,却是聪明的很,一下子闪到了一旁。

    “就差后背了,哥,你来帮我搓搓吧!”

    听着这刘花的话,二娃子不由想起了那次在部村,当时她可是对自己哥哥的那种行为极其反感,怎么现在?

    小心的躲在一旁,二娃子准备看看再说。

    “好,我帮你搓,一会你可要好好帮我洗哦,今天我好不容易让小红回了娘家,这样的机会可不多……。”

    说着,刘大牛接过了刘花手里的搓布,在她的后背上擦了起来,可那剩下的一只手也没闲着,开始体验起了这个让自己心跳加速的身子……。

    里面的情境,看得二娃子的心跳都快了不止一倍,不由心里暗道:“他娘的,这偷看比自己做还要刺激,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偷了!”

    “来,你也给哥弄弄!。”刘大牛把自己的裤头向下拉了拉,露出了自己的大东西!


热门小说推荐: 《黄河捞尸人》 《最后一个盗墓者》 《茅山捉鬼人》 《盗墓笔记》 《我住在恐怖客栈》 《鬼吹灯》 《盗墓之王》 《藏海花》 《沙海》 《黄河鬼棺》 《茅山后裔》 《天眼》 《贼猫》 《历史小说》 《盗墓新娘》 《迷墓惊魂》 《我当道士那几年》 《我在新郑当守陵人》 《密道追踪》 《金棺陵兽》 《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黄河伏妖传》 《活人禁地》 《一代天师》 《镇阴棺》 《大秦皇陵》 《盗墓笔记之秦皇陵》 《墓地封印》 《皇陵宝藏》 《血咒迷城》 《天墓之禁地迷城》 《活人墓》 《守山人》 《午夜盗墓人》 《茅山鬼王》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镇墓兽》 《中国盗墓传奇》 《诡墓》 《盗墓特种兵》 《鬼喘气》 《鬼不语之仙墩鬼泣》 《龙棺》 《盗墓往事》 《最后一个道士》 《我的邻居是妖怪》 《三尸语》 《古墓密码》 《南山祖坟》 《摸金令》 《最后的抬尸人》 《鬼妻如玉》 《命师》 《最后一个守墓人》 《黄河捞尸二十年》 《我有一座冒险屋》 《九阴冥妻》 《深夜书屋》 《活人禁忌》 《13路末班车》 《地府巡灵倌》 《我的灵异档案》 《触墓惊心》 《茅山鬼术师》 《我的美女道士》 《我从恐怖世界来》 《凶城之夜》 《借尸填魂》 《阴阳异闻录》 《盗墓鬼话》 《民调局异闻录》 《阴阳先生》 《麻衣神算子》 《入殓师》 《黄河镇妖司》 《湘西奇闻录》 《聊斋县令》 《知客阴阳师》 《阴棺娘子》 《十月蛇胎》 《阴司体验官》 《天命葬师》 《我在阴司当差》 《盗尸秘传》 《阳间摆渡人》 《我盗墓那些年》 《阴阳掌门人》 《入地眼》 《妖妇》 《凶楼》 《阴阳鬼术》 《阴人墓》 《民国三十年灵异档案》 《恐怖教室》 《走尸娘》 《地葬》 《帝陵:民国第一风水师》 《东北灵异先生》 《鬼夫在上我在下》 《阴妻艳魂》 《诡行记》 《抬龙棺》 《点灯人》 《黄大仙儿》 《凶宅笔记》 《山海秘闻录》 《我老婆身上有妖气》 《恐怖用品店》 《子夜十》 《人间神魔》 《冥夫要乱来》 《我是一具尸体》 《借阴寿》 《冥媒正娶》 《法医异闻录》 《葬阴人》 《盗墓家族》 《葬鬼经》 《我的老公是冥王》 《地府交流群》 《楼兰秘宫》 《龙王妻》 《巫蛊情纪》 《蛇妻美人》 《阴坟》 《活人祭祀》 《阴阳镇鬼师》 《茅山鬼捕》 《恐怖邮差》 《末代捉鬼人》 《麻衣鬼相》 《无限盗墓》 《古庙禁地》 《阴魂借子》 《灵车》 《民国盗墓往事》 《我身边的鬼故事》 《冥海禁地》 《阴倌法医》 《一品神相》 《黄河镇诡人》 《死人经》 《猎罪者》 《诡案追凶录》 《灵楼住客》 《河神新娘》 《长安十二阴差》 《阴兵镖局》 《阴阳快递员》 《生人坟》 《一夜冥妻》 《我在阴间开客栈》 《收尸人》 《凶灵秘闻录》 《我当捕快那些年》 《怨气撞铃》 《阴阳鬼探》 《冤鬼路》 《赘婿当道》 《驱魔人》 《无心法师》 《阴夫如玉》 《阴阳鬼咒》 《诡香销魂》 《阎王妻》 《棺材王》 《生死簿》 《天官诡印》 《民间诡闻怪谭》 《龙纹鬼师》 《女生寝室》 《王者之路》 《言灵女》 《点天灯》 《地铁诡事》 《异陵简》 《阴婚夜嫁》 《异探笔记》 《幽冥剪纸人》 《妖女莫逃》 《西夏死书》 《天才小毒妃》 《升棺见喜》 《我是阴阳人》 《灵官》 《灵棺夜行》 《茅山守尸人》 《第一仙师》 《迁坟大队》 《大宋小吏》 《夜半鬼叫门》 《佛医鬼墓》 《捉鬼记》 《鬼服兵团》 《最后的摸金校尉》 《将盗墓进行到底》 《盗墓鬼城》 《棺山夜行》 《阴间那些事儿》 《岭南鬼术》 《封妖记》 《蛊夫》 《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荒野妖踪》 《官场小说》 《都市言情》 《乡村小说》 《寻尸秘录》 《最后一个阴阳师》 《我的盗墓生涯》 《大漠苍狼》 《诡神冢》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天葬》 《鬼打墙》 《青囊尸衣》 《藏地密码》 《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怒江之战》 《摸金天师》 《老九门》 《祖上是盗墓的》 《苗疆蛊事》 《苗疆蛊事Ⅱ》 《苗疆道事》 《人间鬼事》 《茅山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