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重启

作者:南派三叔

“拍一张得了。”胖子被我闪的不舒服,我不停的拍照,但已经看不到那个东西。“有问题,拿家伙。”我叫道。

胖子转头后面一片漆黑,他侧耳听了听,对我道:“是不是我背上那东西?”

我看了看手机里的照片,太模糊了。对他道:“也许是我背上的东西。”

刚才我们两个背上都有东西,我背上的那个掉进这里就不见了,有可能一直躲在角落的黑暗里。 我太久没有处在这样的压力下,刚才的几分钟时间,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如果是早先,可能早就死了。

想着后怕,但是所处的状态毫无办法防御,看到胖子掏出三把土制的手枪,递给我一把,我才稍微安心点。

这种土枪都是用发令枪改的,子弹是一发一发的,我掰开看子弹,子弹是用空包步枪弹改的,弹头应该是铁屑,心说这种枪四米外就打不准了,四米内能把人打成黄瓜丝,但因为是步枪弹,手部肌肉弱的人一定脱臼。

“到底是什么玩意?”我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举枪,一边问他,胖子呸了一口:“你看这些雷公像了么?都是空心的,这种雕像是你仔细看,不是烧制的。”

“那是怎么出来的?”我和他背靠背,胖子的背特别厚实,让我的安全感陡升。他就问我:“你听说过尸珊瑚么?”

尸珊瑚是一种珊瑚,长的很像人的形状,形态各异,栩栩如生,这种珊瑚是空心的,传说是因为里面本来有古人尸体,珊瑚顺着尸体生长形成人的形状,后来因为奇货绝种了,如今十分稀有,其中传说淘海的人有一种讲法,珊瑚会产’尸’,尸珊瑚中的尸体大多携有宝物,因为海公害怕宝物在沉尸之后腐朽,让这种珊瑚包裹尸体,所以如果找到这种珊瑚,里面往往会有宝贝。

但我很明白这是假的,因为这是我之前吃不上饭的时候胡编的,为了卖一批珊瑚珠子。不过很多骗人的话说多了我们自己都会分不清楚真假。胖子还参与了这个故事的后面部分,我忽然觉得他是不是帕金森了。

“听上去像老金的胡扯。”我默默甩锅。

“老金是胡扯,我说的不是。”胖子道:“珊瑚产尸是真事。最重要的是,这些雷公像,真的是珊瑚雕出来的。而且这些珊瑚,本身就是人的形状。”

我看了看被砸坏的雷公,之前还以为这是陶制的。现在看来,我看到的都是土方烧制的颜色,但是仔细去看,我看到了珊瑚的纹理,才意识到自己疏忽了。

“以前这里的人采了这些珊瑚,雕刻成雷公的样子用作陪葬,所以你看敲碎之后,里面是一层一层的生长纹路。”胖子道。“里面是不是有尸体不知道。但你不觉得,这些雕像很像是壳么?”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说,雕像里面是有活物的,有人把雕像雕成了雷公。雷公是活物的壳,所以雷公才会趴到我们背上。”

胖子点头道:“和你说话真他妈费劲,天真你回去得查查脑子。”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要对付的是一只巨型生蚝。”我揶揄道,看着手机能照出来的一只一只的雷公头部,心说这里这么多,南海国果然是海上的国家,都是打捞上贡的吧。

如果真是尸体形成的,那么多肯定不是天然的,我想着那尊雷公的样子,姿态扭曲不自然,如果里面有尸体,肯定是在极度痛苦中死去的,按照之前的经验,这些雷公雕像,可能都是当时南海国鱼奴被杀死之后,尸体经过特殊处理沉入海中,慢慢让珊瑚覆盖形成的。然后雕刻成这些雷公的样子。

因为尸体的死状被固定,才有那种奇怪的肢体诡异的形态。我之前还觉得那种姿态到底是什么人能够雕刻出来。

“那真是报应。”胖子喃喃道,我们之前确实吃了不少,胖子有点掉头发,据说吃这个能长头发。

闷油瓶的敲击声更近了,淤泥中没有任何的动静,我底气开始足起来,心说默念生蚝来吧,忽然在那个瞬间,我发现闷油瓶的敲击中,竟然出现了信息。

但是闷油瓶是不知道我们暗号的信息的。

那个敲击声是有信息的,我听了一下,他敲的是:准备爆破。

我愣了一下,和胖子对视,我们就敲击问了过去:“你是谁?”

“我是刘丧。”对方回道。

“你怎么懂敲敲话?”我敲过去问。

“噶简单的,听听就会。”刘丧回答,说完忽然我们底下一震,喷上来一大个气泡,接着淤泥猛的往下一陷,底部似乎被炸穿了,淤泥开始灌入下一层。很快就听到下面刘丧叫道:“赶紧下来,我们找到主墓室了。”刚说完,我就看到淤泥灌入中,有一个“东西”给裹了下去,刘丧一下大叫:“卧槽什么玩意,哪儿去了?”

我和胖子跳入淤泥滑了下去,一下滑到下一层,我打起手机光,就看到刘丧在淤泥里找东西,“刚才有个东西。”

但是我们都看到他背上趴了一个东西,竟然是一张长脸,五官俱全。


热门小说推荐: 《盗墓笔记》 《黄河捞尸人》 《我住在恐怖客栈》 《鬼吹灯》 《盗墓之王》 《藏海花》 《沙海》 《黄河鬼棺》 《茅山后裔》 《天眼》 《一代天师》 《活人禁地》 《黄河伏妖传》 《我在新郑当守陵人》 《密道追踪》 《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金棺陵兽》 《贼猫》 《荒野妖踪》 《我当道士那几年》 《大漠苍狼》 《诡神冢》 《天葬》 《青囊尸衣》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鬼打墙》 《藏地密码》 《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怒江之战》 《摸金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