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重启

作者:南派三叔

我们不停地往下陷落,需要不停踏泥才能维持住在滩涂中的高度,浑身爬满了海蟑螂,很多都爬到我们衣服里面。我不停的抖落拍打,但是无暇顾忌更多。还好这种东西虽然看着恶心但是不伤人。

胖子揪着刘丧就把他甩倒在泥上,逼问:“什么说话?你说清楚。”

刘丧喘了口气,仍旧说不出来,我们三个人都看着他,刘丧终于说道:“滩涂下面,有东西在说话。”他顿了顿,摆子打的更严重:“不对,不是一个人,是无数的人。无数的人在说话。”

我们面面相觑,他用力吸气,咬牙道:“听起来特别的热闹,但是说的都是我听不懂的话,有很多很多人。”

“在这滩涂下面?”我问道。

刘丧点头,胖子就道:“你的地听是不是有邪劲,我听说过很多带磁的磁器,能够听到很久以前的古代集市的声音。或者是这些虫子在泥巴里的声音,你别他妈瞎说。”

刘丧就道:“我最开始听的时候没有,是我们开始炸的时候,慢慢开始出现的。”他看了看一边的黑暗,忽然压低声音说:“是我们吵醒的。这滩涂下面有东西。”

两边的信号弹落下,光线慢慢变暗,又只剩下手电的光,这个时候,我清晰的感觉到,海风停了。

海风一停,滩涂上的干燥冰冷立即变成了潮冷,我的冷汗就全出来了。脸色也沉了下来。我看了看闷油瓶,我看到他看向了刘丧看往的同一个方向。

“怎么了?”我问他,他没有回答我。忽然往回走去。

我们跟着,踩着泥巴一路狂奔,我就看到刘丧和闷油瓶时不时把目光投到那边的黑暗中,胖子点上烟,就从后包里掏出了拍子撩丢给我,我上了子弹,大白狗腿横到后腰,胖子用的是短头的17连发土冲锋,我都不敢相信他带着这些东西在市区里乱闯红灯。

但是现在也不需要计较了。

手电很快找到了滩涂上的地听,刚才来不及带走,刘丧只是靠近了一下,就不敢再去听了,说道:“变近了。”

“什么?”

“刚才听没有这么清晰,你们自己听。”刘丧道。我上去靠近地听,仔细去听,我的耳朵没有刘丧那么灵敏,但是也能依稀听到他说的那种声音,我本来以为会是那种听上去很像说话,但是可以用风声,或者水声解释的声音,但我一听就发现不对。

这种声音,听上去更像是一个巨大的集市的声音,有人吆喝,有人说话,人非常非常多。

我想了想,忽然意识到这个现象我在一些古书中看到过。在某些海边的老县志中,都有记载一种关于“海市”的传说。都说黑夜的海上,有时候会传来无数人的声音,就像一个巨大的集市一样,此时如果顺着这些声音往海上去,就能看到一个海上的集市。其中都是罗刹在穿行。

这个传说后来被很多志怪小说写成了故事。

难道这些声音都是从滩涂下传上来的么?是自然现象,还是什么蹊跷?

刘丧浑身发抖,已经被现在的情况吓呆了,不停的说:“道上都说跟着小三爷出去肯定会出事,我都觉得是以讹传讹,肯定是你们的宣传手段,没想到这么准。”

胖子一个巴掌:“小混蛋说什么呢,反了你了。”刘丧用肘部直接一挡胖子没抽上他,同时往前一脚踢胖子,就把胖子踹倒在滩涂,胖子拨开海蟑螂爬起来就怒了,我拦住他们两个,就看到刘丧爬起来,忽然冷静了下来,他看了一眼小哥,小哥看了一眼他,刘丧指了指黑暗中一个方向。

“几位前辈,哪儿有东西过来了。”

胖子端起枪,拔出信号弹,就看到刘丧侧耳听了三四秒:“两公里半,偏东一点。”胖子打出信号弹,射向那个方向的上空,将那个区域照亮,我们只看了一眼,所有人回头开始狂逃。


热门小说推荐: 《黄河捞尸人》 《盗墓笔记》 《我住在恐怖客栈》 《鬼吹灯》 《盗墓之王》 《藏海花》 《沙海》 《黄河鬼棺》 《茅山后裔》 《天眼》 《贼猫》 《历史小说》 《盗墓新娘》 《最后一个道士》 《盗墓往事》 《龙棺》 《鬼不语之仙墩鬼泣》 《我有一座冒险屋》 《鬼喘气》 《盗墓特种兵》 《诡墓》 《中国盗墓传奇》 《镇墓兽》 《三尸语》 《古墓密码》 《黄河捞尸二十年》 《最后一个守墓人》 《密道追踪》 《荒野妖踪》 《诡案组》 《我在新郑当守陵人》 《命师》 《我当道士那几年》 《南山祖坟》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午夜盗墓人》 《迷墓惊魂》 《金棺陵兽》 《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黄河伏妖传》 《活人禁地》 《一代天师》 《镇阴棺》 《大秦皇陵》 《盗墓笔记之秦皇陵》 《守山人》 《活人墓》 《天墓之禁地迷城》 《血咒迷城》 《皇陵宝藏》 《墓地封印》 《我的盗墓生涯》 《大漠苍狼》 《诡神冢》 《鬼打墙》 《天葬》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青囊尸衣》 《藏地密码》 《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怒江之战》 《摸金天师》 《老九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