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后传:圣雪寻踪

作者:邪灵一把刀

半个月后,我突然收到二叔的消息,说密码图有着落了。

我和胖子接到消息,赶忙驱车到了二叔现今的住处,在杭州,至于主宅已经被二叔落上了大锁。

我到二叔家时,他正在会客,而会客的对象是一个我从不认识的女人,根据记忆,我断定这也绝对不是生意上往来的伙伴。

二叔招呼我们落坐,桌面上摆了一幅比较完整的图,看来是将我之前分散的拓片重新集合后绘制出来的,展开后足足有一米多,古怪繁复的纹饰,让人难以捉摸。

那个女人穿着比较扎眼,时值五月份,杭州也渐渐热起来,她穿着黑色的黑皮短裤,露出一双修长的腿,交叠着显得很懒散,模样看起来很年轻,但打扮有比较成熟火辣,不太容易看出具体年纪。

我和胖子坐下去,我问二叔有什么眉目,二叔道:“这位是紧紧小姐。”

紧紧?

哪里紧?

这名字可够奇怪。

像是主意到我的表情,女人放下交叠的腿,身体前倾,突然抓过我的手,在我手心里写了两个字:锦景。

随后,她冲我笑了笑,这笑容我突然觉得有些熟悉,但具体像谁,我又想不起来。

我有些尴尬,缩回手,干咳一声,道:“锦景小姐,您能看懂这份密码图?”

她点了点头,并不说话。

如果是以前,面对一个这样的女人,我恐怕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但时光就是雕琢机,我顿了顿,便笑道:“您这样看着我,是不是有什么让您不满意?”

锦景笑了笑,道:“不,吴二爷这么大费周章想解开这份密码图,我就不请自来了,但是你会在这里,我很意外。”

意外?

意外的应该是我才对,这女人认识我?

顿时,我有种被人算计上的感觉,不动声色的哦了一声,将身体往沙发上一靠,便不再多话,我到要看看,这女人能玩出什么花样,长的漂亮就了不起啊?小爷我不是一个会轻易被美色击倒的人。

我转头准备找胖子要根烟,结果扭头一看,靠,这死胖子,看的眼珠子都直了,我感觉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示意他注意一下形象。

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因为这份密码图,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在张家内部流通的密码方式,甚至身份低的人,或许根本掌握不了,如果这个女人真能破解,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她跟张家肯定有某种关系。

我想起她之前那个笑容,再一联想张家,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该死!我总算想起了像谁了,她那种似笑非笑的模样,简直跟张棠瑞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霎时间,我心里警铃大作,也装不下去了,挺直脊背,道:“冒昧的问一句,不知锦景小姐您贵姓?”

女人显得颇为惊讶,道:“我贵姓跟你有什么关系?”笑了笑,她道:“老男人,你想追我?”

老男人?

老男人!

我顿时怒了,如果不是因为这份密码图,我发誓,我肯定会把桌子上的热茶直接泼她脸上。、

二叔眉头微皱,脚在桌子底下不着痕迹的踩了我一下。

然而,事情到此还不算完,锦景拨了下自己的短发,似笑非笑的说了句:“你们叔侄俩看起来就跟兄弟似的,吴二爷真是保养有方。”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有些奇异,我瞬间有种二叔的身份被她看穿的感觉,显然,她这种目光不仅激怒了我,也惹恼了二叔。

现在的二叔和以前的二叔,无论思想还是性格,都是一模一样的,但唯一的一个差役就是,现在的二叔很在意别人对于他年龄的看法,我记得那年回家,我爸妈都惊讶的说二叔越活越年轻,一个劲儿问二叔用的什么保养方法。

当时二叔面上虽然没什么,但我看的出来,他心里很不舒服。

那张比曾经更年轻的脸在时刻提醒他,自己是个复制品。

二叔脸色顿时黑下来了。

我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没理锦景,而是问二叔:“你知道她的来历吗?”

二叔摇头,道:“她自己找上门来的,这事儿风声很紧,她能找上来,应该有些本事。”估计是因为这样,所以二叔才直接将人放进来了。

我也不避讳,看了锦景一眼,道:“二叔,你也真是的,不怕她是冒牌货?没准儿是来混吃混喝的,上好的西湖龙井,被她喝了个底朝天,多浪费啊。”比损人?丫头,你还嫩了点儿。

锦景脸色果然黑了。

二叔刚才被戳中了痛处,这时候却温和的笑了笑,轻轻拍着我的肩膀,道:“哪能这么跟客人说话,我相信锦景小姐是怀着诚意来帮咱们的,如果不是……门外的伙计们可不是吃素的。”

典型的笑面狐狸,二叔说完,锦景神色变了几下,随后冷哼一声,道:“你们真是卑鄙。”

胖子嘿了一声,道:“丫头,谁让你不多积点儿口德,你是来干什么的,密码图能不能解开,最好老老实实的招出来,别甩花招,我们三个都不会怜香惜玉,你要是反抗……嘿嘿。”胖子狞笑一声,露出了一幅极其下流的嘴脸,目光在锦景裸露的大腿上来回扫射。

我暗暗觉得好笑,想不到胖子演起色狼来,还真是十足十,平时看到稍微漂亮些的妹子,他哪儿敢露出这种眼光,估计恨不得化身为一只金毛犬给美女摇尾巴。

锦景果然被吓到,神情变了变,最后看向我道:“吴邪,你们也别来这套,伤了我,我保证你后悔一辈子。”

我又后悔一辈子?这句话,我怎么半个月就听了两次?

胖子露出一个了然的表情,捅了捅我的肩膀,道:“小吴,这丫头是不是怀你孩子了?”

我刚想点头,随后猛的反应过来,直接揍了他一拳,道:“去你大爷的,缺德。”

锦景脸都黑了,怒道:“吴邪,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哎哟。”胖子一拍大腿,道:“从头到尾,究竟是谁欺负谁,我说小姑娘,你是被你爹妈惯坏了吧?”我看出这女人已经到了临界点,便不准备再气她,于是端正神色,道:“锦景小姐,如果你是成心想帮我们,我们自然不胜感激,好处也少不了你的,但如果你是来这儿拿我们消遣,不好意思,我们吴家虽然不算家大业大,但每个人的时间也是很宝贵的,没空跟你在这儿扯。”

锦景撇了撇嘴,没说话,半晌,眼睛瞄了我们一圈,最后目光停留在我身上,嘴里咕嘟了几句,道:“……瑞叔说的没错,果然是个没心没肺的。”

我敏锐的抓住了这句话的关键词,瑞叔?

我道:“你跟张棠瑞是什么关系?”

她撇了撇嘴,靠坐在沙发上,道:“什么关系你不用问。我姓张。”

跟我猜的差不多,当初张棠瑞来找我时,他所用的词一直是‘我们’,也就是说,张家的族人,并不止他一人回大陆了,很可能是大规模的回归,想要寻找闷油瓶。

这个情况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但又在情理之中,于是我道:“那想必这份东西你应该是懂的。”

张锦景头一转,冷哼道:“我不懂。”

“嘿,不懂你来干嘛?”胖子道。

“我来看看吴家都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她撇撇嘴,道:“我们好不容易查到你们头上,还以为多有义气,没想到是一群胆小鬼。”锦景看我的眼光带着轻蔑,我和胖子对视一眼,顿时明白她的来意了。

二叔显然是听出了端倪,他脸色一沉,看向我,道:“怎么回事?”

我无法,只得将张棠瑞找我的事情说了一遍,心知二叔是绝对不会允许的,果然,我话一说完,二叔神情变化很大,半晌,他叹了口气,大约是对于闷油瓶的愧疚,二叔的语气真正的和缓下来,他道:“张小姐,这件事情我们无能为力,既然你也解不开这份密码,那就请回吧,我让人送你回去。”

“我自己会走。”张锦景起身,目光很挑衅的在我们身上扫视一圈,随即冷哼一声,傲然离去。原本是我们稳占上风,但在知道她的身份和来意时,我只觉得脸上有些火烧火燎,甚至有种抬不起头的感觉,烦躁之下,我告别二叔,拉着胖子去喝酒。

这事儿说来很郁闷,很令人颓废,但我们没有办法,我和胖子喝的半醉时,街道对面突然走来了一个人影儿,刚开始我看不清楚,后来待走近了,我发现是张锦景,她在我们面前站了很久,最后俯下身凑在我耳边说了一句话:“这是最后的机会,两天后我们就会离开这里。”

离开?

我精神有些恍惚,却说不出话来,等意识完全清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我在床上呆愣了很久,最后冲下床,翻出名片夹,掏出了名片后,我拨通了张棠瑞的电话。

“喂?”

我道:“我们合作。”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随后说道:“明天中午一点,将密码图准备好,我会带人来找你。”


热门小说推荐: 《黄河捞尸人》 《盗墓笔记》 《我住在恐怖客栈》 《鬼吹灯》 《盗墓之王》 《藏海花》 《沙海》 《黄河鬼棺》 《茅山后裔》 《天眼》 《贼猫》 《历史小说》 《盗墓新娘》 《最后一个道士》 《盗墓往事》 《龙棺》 《鬼不语之仙墩鬼泣》 《我有一座冒险屋》 《鬼喘气》 《盗墓特种兵》 《诡墓》 《中国盗墓传奇》 《镇墓兽》 《三尸语》 《古墓密码》 《黄河捞尸二十年》 《最后一个守墓人》 《密道追踪》 《荒野妖踪》 《诡案组》 《我在新郑当守陵人》 《命师》 《我当道士那几年》 《南山祖坟》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午夜盗墓人》 《迷墓惊魂》 《金棺陵兽》 《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黄河伏妖传》 《活人禁地》 《一代天师》 《镇阴棺》 《大秦皇陵》 《盗墓笔记之秦皇陵》 《守山人》 《活人墓》 《天墓之禁地迷城》 《血咒迷城》 《皇陵宝藏》 《墓地封印》 《我的盗墓生涯》 《大漠苍狼》 《诡神冢》 《鬼打墙》 《天葬》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青囊尸衣》 《藏地密码》 《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怒江之战》 《摸金天师》 《老九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