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后传:圣雪寻踪

作者:邪灵一把刀

然而我明白,现在下去显然不理智,现在时黑夜,即便我开足了所有手电筒,也不如白天行事来的方便,拍了拍目瞪口呆的热哈曼,我道:“回帐篷,明早上再说。”;”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便收了帐篷,整个冰坑的全貌也展现在眼前。

这是位于冰川深处的一处大坑,看不出是不是人为的,成圆形,足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正对着我们的冰壁上,有很多雕凿出的冰雕,想必雕了有很久的年头,随着时间更迭,冰雪的堆积,冰雕都已经冻结加厚,逐渐失去原貌,只能看到一个大体的轮廓。

当中是一片建筑群,已经看不出具体模样,建筑群旁边有一些人形冰雕,原本应该是有五官的,如今已经只看的见人形,如果再冰冻个几十年,或许连人形都看不见了。

冰坑里十分空旷,覆盖着厚厚的积雪,而唯一醒目的,是在冰坑正中的位置,有一堆褐色的东西,被雪覆盖着,半隐半现,难以窥见真容。

我和热哈曼打下凿子,放了绳索下到冰坑,走近一看,那居然是一个木头架子。

木头被冻的坚硬如铁,搭成了一种塔尖的形状,约有半人高,剩下的都埋在雪里,看不出整体面貌。

热哈曼惊道:“怎么会有人再这儿搭建这种东西?”他觉得奇怪,我却并不奇怪,如果这雪山里没有些什么特殊的东西,闷油瓶是不可能进来的,而且一待就是半个月之久。

我招呼了一声热哈曼,道:“咱们把雪清理出来,看看这木头架子究竟是什么东西。”

雪山里别说树木,连草都没有一根,很显然,这些木头是人从外面运进来的,而且根据周围的环境来看,这明显不是一个人可以办到的,应该是一群人,那么,他们修建这个木头架子,究竟是用来干什么的?

热哈曼听从我的指示,从装备包里拿出折叠铲,我们二人开始围着木架子周围铲雪。

雪层挺厚,往下挖了大约一米左右时,木架子已经露出了很大一部分,形状没有什么改变,就像一个塔尖,只不过不是一座完整的塔,而是只搭了架子的木塔,好像还没来得及封石瓦,整体就是个由木柱子搭出来的塔形,柱子之间相连的是用木楔子固定住的,显然是比较古老的工艺,因为现代,包括近代,类似的建筑都开始用上铁钉了。

挖了一米左右,我的折叠铲突然抵到了一块硬邦邦的东西,我知道应该已经挖到底了,底下大概是坚冰,于是加把劲儿将表层的雪铲开,刚一下铲,铲子顿时落空了,那一处的雪如同被什么东西吸走一般,窸窸窣窣的往下滑,一个大约一人宽的洞口出现在我们眼前。”;

这个洞口与木塔紧贴,是一个明显人为打出来的冰洞,而且更让我惊讶的是打洞的手法,很像一个盗洞。

之所以说很像,是因为它不完全是按照盗洞的方法打出来的。凡是干倒斗的都知道,盗洞之所以叫盗洞,主要是因为它打洞的位置和手法,由于盗洞多为土洞,稍不留神就会崩塌,而为了打到准准确的位置,有些不适合打洞的地方,又无法避开,因此在演变过程中,形成了多种盗洞手法。

比如闷油瓶曾经施展过的千铲定鱼鳞。

这些手法,是专门为盗洞量身设计,因此我们区别一个洞是不是盗洞时,看他下铲子的方法就能看出来,而我们一般人在打洞时,是没有特定手法的。

像我眼前这个洞,这是个冰洞,冰层非常厚实,堪比石块,事实上根本不必考虑塌方,所以这个洞,怎么方便怎么挖,完全不用搞什么千铲定鱼鳞,但这个洞虽然挖的也很随意,但只要仔细一看就能发现,挖洞的人有意无意的用上了一些盗洞的手法。

这些手法事实上是没必要的,但可能挖洞的人经常打盗洞,形成了一种习惯,因此即便是挖一个没有危险的冰洞,也不自觉的用上了盗洞的手法。

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有种噩梦重新袭来的感觉。

难道这下面,有斗?

这个冰洞,我无法确定是不是闷油瓶挖的,而且这木塔也十分奇怪,至今我们没有挖到底,透过冰洞可以看到,木塔一直往下延伸,显然,它非常高,也非常大,我们一开始所看到的,只是个塔尖。

有人在木塔旁边开了个冰洞,顺着木塔下到底部,显然,这下面有东西。

我顿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说实话,我这两年的日子,过的实在是太安生了,什么后顾之忧都没有了,即便还有一些疑惑,也不会对我、或对其它人造成危害,乍一看到这个形似盗洞的冰窟,几乎将我以前倒斗的记忆全部拉了回来,顿时心里就涌出来一股浓浓的不安。

没想到时隔两年,我眼前竟然又出现了一个形似盗洞的东西。

这、这是闷油瓶的杰作?

我无法确定。

关于闷油瓶曾经所去的那个地方,我唯一的线索,只有手中的银碎块,上面也一些残缺不全的文字,我仅仅能凭这个东西去找,但这个东西,会是从木塔下面流出来的吗?

热哈曼趴在冰窟旁边,明显很惊讶,他朝下张望,打了个寒颤,道:“下面怎么感觉阴森森的,老板,你说这木头塔是怎么回事?谁建在这里的?”

热哈曼的话提醒了我,让我不由得去观察这座木塔,塔尖的空隙里,填满了白雪,但在冰层以下的木塔都十分干净,洞的坚硬入铁,表面还包裹着一层后冰,探手一摸,又冷又寒。

要想顺着冰洞下去,就必须要有能抓手的地方,木塔自然不能抓手,唯一的方法,要么是在外面打凿子,放绳索,要么就是穿冰鞋,冰鞋一踢,冰窟上就会出现一个小洞供人落脚,但随着冰雪冻结,冰窟里已经没有留下任何踪迹。

我不确定这个盗洞是不是闷油瓶留下的,也无法确定下面是不是就是闷油瓶所证明过的地方,但我这次进山,就是为了寻找线索,这原本就是极其渺茫的,需要巨大的耐心。

说实话,我很不想进斗,所以在发现这个盗洞后,我矗立在洞口,皱眉看了很久。

由于是白天,光线透进去,大约能看到洞口下五米左右的位置,洞壁的一半是光滑的,一半是木塔,木塔里面还有很多空隙,其实下去的难度并不大,如果累了,甚至还能卡在木塔的缝隙间休息一会儿。

但是……

我有些烦躁,对于盗洞,有一种厌恶。

事实上,倒斗是个充满刺激、充满挑战、也充满财富的职业,我干了这么多年,再不喜欢也习惯了,只不过我这些年下斗,大多跟终极有关,如今好不容易摆脱,实在是不愿意再进斗里了,迟疑了一会儿,我还是认命,对热哈曼道:“我要下去,你在外面等着,准备随时接应我。”

“什么?”热哈曼显然受惊不轻,怪叫道:“下去?老板,这冰窟窿如果掉下去爬不上来怎么办?”

他是在担心这个?

我顿时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但转念一想,热哈曼只是一个普通人,自然看不出这下面是个斗,也根本无法预料到斗里有多危险,事实上,我之所以让他留在外面,完全是出于一种保护。

我于是点了点头,道:“放心,除非这个冰窟窿塌了,否则我肯定爬的上来。”

既然准备下斗,我也不多说,开始准备起装备。

关于倒斗的装备,我什么也没带,唯一用的上的并不多,绳索、手电筒、折叠铲、登山凿,然后就是一些吃食医药,分量都不多,唯一的武器是一把匕首和一只小口径的手枪,一次可以填充十分子弹,这样的装备下斗,实在有些勉强,但现在,我总不可能回去准备好黑驴蹄子,再重来一遍吧?

别的倒是无所谓,关键是那条冰缝,光是想一想再重新来回,我就觉得跟下地狱一样难受。

热哈曼见我收拾的认真,忍不住问我下去干嘛,他道:“是不是因为这座木塔?”我没理会他,自顾自的收拾装备,一来我懒的骗他,二来下斗这种事,实在没必要宣扬。

紧接着,热哈曼似乎想起了什么,盯着木塔道:“不过看到这东西,我到想起了一个传说。”

传说?

我顿了顿,示意他说下去,往往很多重要的信息,都是以野史和传说的形式流传下来,因为在过去,有很多事情是不能说出口的。

这种木架子塔确实很奇怪,如果真有什么传说,到是可以听一听,或许会有帮助。

热哈曼便跟我讲了一个关于这片地方的一个故事。

青海这一带,距离藏地很近,因此流传着很多藏族神话,再加上昆仑山脉横贯这藏青,因此成了各种神话的汇聚地,其中便有一个关于‘燃指妖塔’的故事。

故事本身没有头,也没有尾。‘

只是一个单纯的介绍。

燃指妖塔据说就在昆仑山脉的某一个地方,昆仑山脉何其广大,具体在哪里,妖塔具体在哪里,又怎么会有人知道,据说这妖塔吃人,塔底连接着幽冥,需要用少女的血肉供奉,否则就会塔身震动,放出恶鬼为害。

对于这个说法,热哈曼也只是一提,但燃指这个词,却是佛家的一个典故,指的是一个母亲杀了亲生女儿祭佛的故事。

燃着妖塔的说法,显然有些不切实际,但古时候有很多耐人寻味的祭祀活动,或许用少女祭塔,就是其中的一种。

我听完,并没有放在心上,但热哈曼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我心里咯噔一下。

他道:“据说献给妖塔的少女被挂在塔上,一直都不会死,妖塔能让人长生。”


热门小说推荐: 《黄河捞尸人》 《盗墓笔记》 《我住在恐怖客栈》 《鬼吹灯》 《盗墓之王》 《藏海花》 《沙海》 《黄河鬼棺》 《茅山后裔》 《天眼》 《贼猫》 《历史小说》 《盗墓新娘》 《中国盗墓传奇》 《三尸语》 《最后一个道士》 《盗墓往事》 《龙棺》 《鬼不语之仙墩鬼泣》 《镇墓兽》 《盗墓特种兵》 《诡墓》 《鬼喘气》 《古墓密码》 《诡案组》 《迷墓惊魂》 《密道追踪》 《我有一座冒险屋》 《黄河捞尸二十年》 《最后一个守墓人》 《命师》 《荒野妖踪》 《南山祖坟》 《我在新郑当守陵人》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午夜盗墓人》 《守山人》 《我当道士那几年》 《金棺陵兽》 《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黄河伏妖传》 《活人禁地》 《一代天师》 《镇阴棺》 《大秦皇陵》 《活人墓》 《天墓之禁地迷城》 《血咒迷城》 《皇陵宝藏》 《墓地封印》 《盗墓笔记之秦皇陵》 《我的盗墓生涯》 《大漠苍狼》 《诡神冢》 《天葬》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鬼打墙》 《青囊尸衣》 《藏地密码》 《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怒江之战》 《摸金天师》 《老九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