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后传:圣雪寻踪

作者:邪灵一把刀

他们是凌晨六点出发的,朝阳的光芒柔和而动人,将洁白的雪染上了一抹晕黄。”;而到交接带时,是下午的四点整,由于临近过年,游客极少,雪山又比较大,游人之间碰头的几率也很小。

交接的地方,只有他们两个。

热哈曼指着西方,道:“就是这儿,要往前走吗?”他朝年轻人确认,往西他也带人走过几次,那地势太过恶劣,实在是扒人一层皮,虽然年轻人的钱给的很不错,但有命赚没命花可不是好事,如果能折中一下,走比较正常的旅游道,他也是很乐意的。

年轻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神情却没什么波动。

这让热哈曼觉得意外,因为很多要向西探险的人,在第一眼看过去时,就足以露出震惊的神色。

因为西面是一片大型沟壑地貌,从这个位置望去,底下白皑皑一片,不知有多远,沟壑对面那座雪山,也不知究竟隔多远,看在眼里,就如同浮在云端一眼。

老话说望山跑死马,看着离的不远,事实上稍微懂山路的人都能看出,这片沟壑地很广大,也很让人震惊,毕竟这样千里冰封的场景,还是很难见到的。

年轻人却像是见惯了,望着远处如同浮在云端的雪山,不发一语,片刻后,他先热哈曼一步踏了出去,反倒像是他在带路一样。

这片沟壑地热哈曼一共走过四次,其中三次都在半途返回,原因是后来游人支持不住,自己先放弃了,只有第四次,他走过了这片沟壑,到达了更远的地方。

那次是带领一支古生物考察队,据说是要往昆仑山深处,寻找古生物化石。这些考古队,大多是国家人员,给钱比较大方,因此热哈曼在盯上这支队伍后,主动上前搭话,成了他们的向导。

那次走的最远,花一天多的时间走过沟壑后,他们还进入了一片山谷,后来生物考察队里有位女队员,顶不住风寒病倒,这才退了出来。

事实上,年轻人似乎用不着他带路,他在看到远处的山之后,便似乎是给自己定下了目标,便一直朝着那座山前进,以至于热哈曼最后都跟在了他身后。

这真是个怪人。热哈曼想。

他们从傍晚走到天全黑,直到夜晚的风雪肆虐的极其厉害时才停下来扎帐篷,而这时,热哈曼已经冻的四肢都僵了。他没想到年轻人有这样大的毅力,既然顶着夜晚的风雪行走了这么久,他拿出吃食和水,想了想,还是将水袋递给年轻人。

水袋是特有的羊皮水袋,特别能保温,否则在这样的天气下,里面的水早就冻成冰渣子了。

热哈曼虽然贪财,但也不是为了钱就没有良心的人,这个小伙子到底年轻,他觉得心软,这么晚,总不能让他去含雪,他将递过去后,年轻人说了声谢谢便在帐篷里沉默的喝着,热哈曼缩在睡袋里昏昏欲睡,就在他快要去和雪山神女约会时,那个年轻人突然问了他一句话:“雪山里面真的没有人吗?”

热哈曼有些无奈,这个问题,他已经回答过一次了,他道:“真的没人,我可以发誓。”他看着年轻人似乎迷茫的眼神,又忍不住道:“不过说不准,或许有呢。”

“或许?”年轻人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冷漠,他没什么表情,语气也是淡淡的,但并不好让人觉得讨厌。

热哈曼于是道:“这里面不可能住着人,但是这里面又确实有人,有很多死人,我曾经就看到过,大多数是一些自主冒险的游人,被埋在冰层下面,如果你有毅力走三天,就可以看到那些人。”

年轻人摇了摇头,显然对于热哈曼的回答不满意,于是两人不再交谈。

热哈曼想,难道他是想证明这里面住着活人?

这绝对不可能。

但紧接着,热哈曼突然想起了一个很古老的传说。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曾经有一批远道而来的客人,迁居进了茫茫雪山里,再也没有出来过。

雪山当然是无法让人生存的,里面没有动物,没有粮食,人无法在里面生存,所以那批远道而来的客人,最终都死在了雪山深处。他们的行为……就像飞蛾扑火,好像刻意去送死一样,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但这种行为,给当时的人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因此口口相传,留下了无数种后人杜撰的结局。

比较现实的人说:里面的人死光了。比较文艺的人说:他们开辟了新世界。比较迷信的人说:他们是在进行某种神秘的仪式。

当然,这个传说,除了像热哈曼这样土生土长在当地的人以为,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了,即便格尔木现在的居民也只知道玉石。

玉、玉、玉!好像格尔木除了玉,便没有什么拿的出手似的。

热哈曼想着,便将这个传说告诉了年轻人,说完,他突然愣住了,因为他发现年轻人漆黑的眼睛,散发出了一种明亮的光芒,就像星星一样。

第二天,他们继续启程,热哈曼认为自己至少应该做好一个导游的职责,介绍一下周围的风物,但无奈,这里除了雪,什么也没有,实在没什么可介绍的。

越往下走,积雪就越深,到后来,一脚踩下去都拔不出来,外面的衣裤,即便是隔水的材料,时间久了,也有种润沁的阴冷感,裤子穿在腿上,形同虚设。

年轻人的毅力简直惊人,他不吭一声,一往无前,不像在探险,更像是在进行某种仪式,庄重肃穆、严谨不屈。热哈曼觉得自己这次真是接了个苦差事,这个年轻人,真是太倔了,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事实上,现在的天气已经很恶劣了,热哈曼冻的包裹在厚厚衣服里的皮肉都在做痛,而年轻人脸色也呈现出一种青白,显然也并不好过,虽然从头到尾,他没有搓一下手,但热哈曼知道,这个年轻人也很冷。

这一刻,热哈曼终于觉得不对劲了……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游人,他一定是有某种目的的,没有那个人会用自己的命去完成一场旅游。

热哈曼不傻,第二天,他们走出沟壑,沟壑前面是一道峡谷,峡谷是完全没有路的,走势一路向上,到了山腰,又往下,完全看不见前路究竟再何方。

年轻人还是没有停下了的意思,热哈曼不得不去劝了,但他的劝说一点用处都没有,最后年轻人对他说:“你回去吧。”

他说的是你回去,而不是我们回去。

热哈曼觉得自己头皮都炸了,这人还要走下去?他是想送死吗?

年轻人将剩下的钱付给他,他发现年轻人的钱夹子里,现金并没有他猜测的那么多,只有一张银行卡,规规矩矩的插在皮夹里,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但年轻人将钱夹子,很郑重的慢慢收进自己的裤兜,顺带拉上了裤兜的拉链。

热哈曼接着钱,看着他这一连串的动作,知道自己是劝不了了,他到底不是个没良心的,便道:“前面我也去过,我再送你一程,等到了地方,我就真的回去了。”

年轻人点了点头。

接下来,依旧是年轻人在带路,热哈曼像是陪行的,他们走到峡谷深处时,积雪渐小,雪凝结成冰,冰下露出了一个人形黑影。

年轻人对那个人形黑影视若不见,踏过那个黑影继续前进,然后攀上山腰,又下山,越往前,热哈曼发现年轻人的眼神越茫然,他一路很有目的性,显然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但年轻人显然不知道这个东西的具体方向,他在雪海里行走,让人觉得如同在大海里捞针。

但即便迷茫,年轻人依旧没有停。

最后,热哈曼在一片峡谷的冰崖前停住了脚步,他道:“只能到这里了,前面我也没去过。”顿了顿,他补充了一句:“回去吧。”年轻人摇了摇头,卸下装备包,从里面摸出一些装备,热哈曼一看,眼皮顿时跳了起来,那是一根冰凿和一根绳索,看来年轻人是准备下到冰崖下面。

热哈曼又劝了几句,年轻人不听,他仁至义尽,只能叹气的往回走,期间,热哈曼回头过几次,年轻人蹲在冰崖前摆弄冰凿和绳子,阳光从开阔的冰崖上射入峡谷,照在了年轻人的身上,走的越远,便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光影。

热哈曼在回程的途中,还一直想着那个奇怪的年轻人,当他走到其中一个地方时,突然朝旁边的的狭缝看了一下。

他记得年轻人一直是像前走,只有路过这儿的时候,他似乎往狭缝里看了一眼,难道里面有什么特别的事物?那个年轻人太过奇特,以至于被他所注意过的地方,油然而生出一种神秘感,热哈曼克制不住这股好奇,便朝那个狭缝而去。

那是断层间空出的一条狭缝,宽约两米左右,在广袤的雪原上,这点位置实在不够看。热哈曼走进去时没发现什么,只发现了一块凸起的,被学覆盖的石头。

石头实在没什么好奇怪的,热哈曼有些泄气,踢了石头一脚,上面的雪被震落了一些,热哈曼一看,顿时愣住,是一块原石。

这便是所有事情的经过,热哈曼讲完,遗憾的对我说道:“我一直没看到那个年轻人回来,他如果回来,肯定会经过我们这里,至少要歇息一晚……当然,也有可能他觉得我这里比较贵,所以住了别的旅店……但是……”他顿了顿,盯着我的眼睛,道:“他进了很深的地方,非常深,恐怕很难回来。”


热门小说推荐: 《黄河捞尸人》 《盗墓笔记》 《我住在恐怖客栈》 《鬼吹灯》 《盗墓之王》 《藏海花》 《沙海》 《黄河鬼棺》 《茅山后裔》 《天眼》 《贼猫》 《历史小说》 《盗墓新娘》 《最后一个道士》 《盗墓往事》 《龙棺》 《鬼不语之仙墩鬼泣》 《我有一座冒险屋》 《鬼喘气》 《盗墓特种兵》 《诡墓》 《中国盗墓传奇》 《镇墓兽》 《三尸语》 《古墓密码》 《黄河捞尸二十年》 《最后一个守墓人》 《密道追踪》 《荒野妖踪》 《诡案组》 《我在新郑当守陵人》 《命师》 《我当道士那几年》 《南山祖坟》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午夜盗墓人》 《迷墓惊魂》 《金棺陵兽》 《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黄河伏妖传》 《活人禁地》 《一代天师》 《镇阴棺》 《大秦皇陵》 《盗墓笔记之秦皇陵》 《守山人》 《活人墓》 《天墓之禁地迷城》 《血咒迷城》 《皇陵宝藏》 《墓地封印》 《我的盗墓生涯》 《大漠苍狼》 《诡神冢》 《鬼打墙》 《天葬》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青囊尸衣》 《藏地密码》 《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怒江之战》 《摸金天师》 《老九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