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后传:圣雪寻踪

作者:南派三叔

见我没问,维吾尔族人自发的解释起来,小声道:“是闹鬼,据说看到长头发女人,一直坐在镜子前面梳头,然后……总之别提了,建起来没多久,死了好些人,后来只能将那地方废弃了,现在还没有入夜,等到了太阳落山,那一片地方都没人敢去,如果你再晚一点,恐怕连车都拦不到。!>”

我道:“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维吾尔族人示意我看天色,道:“太阳要落山了,我现在开车载你过去,是件很危险的事情。”他眯了眯眼,手指在方向盘上敲了几下,我心中了然,忍不住好笑,道:“我还要搭你的车回来,既然如此,刚才谈的价格翻一圈。”他立刻什么话也不说了,车速又快了起来。

事实上,我刚才上车根本没有讲价,看来他认定我是一头肥羊了。

我们所住的招待所离疗养院有一段距离,但格尔木并不大,再远也远不到哪里去,大约十五分钟的全速前进后,我们在一个广场前停了下来。

这是个小广场,周边有一些民房,此刻虽然夕阳西下,但民房里大多亮起了灯,从灯的数量上来看在,后边实际住户并不多。

而我的眼前,出现了一栋形似别墅的精美会所。

这样的建筑,在格尔木算是档次很高的,大约是因为玩赌石的都是比较阔绰的人,因此会所和周边简易的民房,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会所一共两侧,黑白风格,据说还有一层地下室。

外表是钢化玻璃门,里面应该还有一些防事故措施,大约加了卷叶门一类,从这里看去,黑漆漆的。

玻璃门上了铁锁,从那一圈一圈的铁链不难看出,似乎是想困住里面的什么东西。

会所的外围,是一圈围墙,正门是铁门,也上了铁锁。

我身上提前带了一些装备,匕首、手电筒、当然,还有黑驴蹄子,我不知道有没有用。

维吾尔族人见我要从铁门里翻进去,不由吓了一跳,道:“我以为你只是来看看,千万别进去,我不是吓唬你的。”我看出他是真的很害怕,便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没事,在外面等我,一会儿我就出来。”在维吾尔族人见鬼一样的表情中,我翻过围栏的铁门,朝会所走去。.)

跟我预料的差不多。会所的外层是锁死的钢化玻璃门,里面还有防盗卷叶门,卷叶门阻隔着,看不清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

我绕着会所走了一圈,所有能出入的通道,全部被封死了,我根本没有办法进去。

事实上,我自己也明白,格尔木疗养院已经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或许什么都没留下,唯一留下了一只禁婆,可这禁婆又有什么用呢?难道我要去找到它,然后问它:“嗨,四年前我们见过一面的,那个曾经和你组队的小哥最近来过吗?”

我没那胆子面对禁婆,即便它就在我面前,恐怕我也问不出什么。

饶完一圈后,我确定再也进不去,心中忍不住想到:这要是在斗里就好了,直接上炸药炸,可惜这不是斗里,而是在城市里,在光天化日下。

最后我想了想,决定从房顶入手试一试,如果不行,就只能放弃了。

一般像这种设计,房顶都会开一个小小的天窗,属于一种防火措施,平时是关着的,一旦有火情,窗户就会自动破裂达到排烟的效果。

我费了一些劲儿才爬到房顶,那里确实有天窗,但令人遗憾的是,天窗山不知为何,竟然浇筑了一块铁板。我略一想就明白过来,恐怕是用来困禁婆了,换句话来说,这禁婆虽然没有在斗里,但它被关在了一个比斗还小的死空间里,不知何时才能出来。

也许等到它也从这个世界消失,再没有人庇护这块地方时,人们拆除了房屋,会发现一具长发尸体。我知道自己这次的行动是失败了,心里没有来的觉得一阵悲哀,为里面那只禁婆,也为闷油瓶。

最后,我只得返回,维吾尔族人道:“整个会所都被封死了,据说里面有一些原石没有带出来,之前还有一些混混,想进去偷原石,从墙角打了个洞,结果进去了就没出来。”

洞?

我不关心那几个混混,身边没有闷油瓶,就敢去禁婆的地盘,摆明了找死,我关心的是那个洞,之前似乎没发现。大约是看出了我的疑惑,维吾尔族人道:“后来洞口被封死了,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地方。”

维吾尔族人实在很热情,一边开车一边总跟我搭话,我提醒了他专心开车,他尴尬的笑了笑,开一会儿,又继续跟我搭话,后来我见马路上车辆比较少,也随他去了。

见他这么善谈,我想起了自己这次的目的,开始跟他打听玉石方面的消息。

维吾尔族人一听,笑道:“哟,原来您也是来跑玉的。实不相瞒,来我们这儿的,一般只分为两类人,第一类是旅游的游客,把我们这儿当中转站,第二类就是来跑玉的。”

我乐了,道:“你还会用成语。”

他表示小意思,道:“天南地北一家亲,都是一国人,只是生长的水土不同,咱们不说两家话。您跑玉,是准备跑二手?”

我摇头说:“不是,跑一手,从收到加工到贩卖。”

“哟。”他惊了一下,突然停下车,道:“那您可是大主顾。”

我觉得他的态度有些奇怪,说话就说话,突然停车干嘛?我用眼神询问他,他道:“看您这样,手头上肯定是有大资本的,想必对这边的产业也了解,这里基本是半垄断,一半都是长年合着的买家,剩下的一半全国的散户都在收,那点东西,您肯定看不上。”

我点头,道:“不急,我就是先在周边跑一跑。”

维吾尔族人看了看四周,似乎在看有没有人,片刻后,他压低声音道:“我有路子,就看你敢不敢吞。”我挺惊讶,一个普通司机,能有玉石的路子?

他看出我不信,便道:“你跟我去个地方,我有个天大的交易跟你谈,说实话,这个交易,我可是压了一年,普通人根本不敢出手。”

我心里挺好奇,但在这么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随便搭个车,司机就跟你说有大买卖,这怎么看都像是骗二愣子的,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声音有些冷了:“如果真有生意,就在这儿说,不说的话就开车。”

维吾尔族人急了,他神色焦急了半晌,又看了看周围,随后压低声音道:“这个买卖,必须得手上有大资本的人才能做,所以我才一直没说出去,你相信我。”

我一看就知道,这个人恐怕没做过什么大生意,还什么都没开始,他已经开始求我了,看他这神情和表现,别人不骗他都是奇迹了,我想了想,道:“在什么地方谈,走吧。”

他一乐,说去一个亲戚家里。

我越发觉得,这有些像拐卖的勾当,但这年头,除非他房间里有五个以上端枪的大汉,否则甭想打劫我,虽然我在斗里不济,但一出土,那也是文物级别的。

维吾尔族人立刻开车,在一个马路的分岔口拐了弯,紧接着,车子便向着住宅区驶去。

这边房屋大多老旧,成片的低矮平房,中央狭窄的马路上积满了尘土,戌时,车在路边上停了下来,维吾尔族人领着我在巷道里七弯八拐,戌时,在一个木制的门前停了下来。

我打量了一下这住所,不由更加确定,自己大概是被当成肥羊宰了,这地方实在老旧,自古紧、银、玉、古都是跟富脱不了关系的,光看这住得地方,实在不像能有路子的。

但俗话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诸葛亮还住过茅草屋,这事儿说不定也有转机,因此我没动声色,立在一旁等人敲门。

维吾尔族人打量了我一眼,笑道:“不愧是做大生意的,有气度。”

气度?我觉得有些呛,我到没觉得自己有气度,被粽子追过、被条子追过、最低级的旅馆住过、动辄上亿的拍卖场也砸过,如果说这些东西能培养出一个人的气度,我怀疑,我的气度现在一定极其猥琐,因为我一直在逃命。

维吾尔族人一敲门,便有人来开门,我一看,也是一位新疆同胞,而且跟维吾尔族人有几分相似,大概有血缘亲戚。那人看了我一眼,问维吾尔族人:“这是?”

维吾尔族人道:“谈生意的,快请进屋。”

那人一听,用怀疑的眼光打量我,大约觉得我的穿着和气质,不像手上有大资本的人,我被晾在门口,觉得有些无语。维吾尔族人连忙阻挡他的眼光,道:“是位大老板,相信我。”说着,把我让进了屋,房间里挺简陋,旧沙发,大肚子彩电,桌上摆了白酒和花生米一类的下酒菜,估计正赶上吃饭。

我们三人在桌边落座,加了两幅碗筷,维吾尔族人说:“老板,寒舍简陋,您别见怪。”我忍不住好笑,道:“行啊你,汉话说的这么顺溜,别寒舍了,说正事吧。”说着,我吃了几口花生米。

维吾尔族人一拍大腿,道:“老板有魄力,别的不说,我先给您看东西。”说完,给旁边的亲戚使了个眼色,那人立刻起身,关了窗户,拉上帘子,进了里屋,看样子,是要拿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热门小说推荐: 《盗墓笔记》 《黄河捞尸人》 《我住在恐怖客栈》 《鬼吹灯》 《盗墓之王》 《藏海花》 《沙海》 《黄河鬼棺》 《茅山后裔》 《天眼》 《一代天师》 《活人禁地》 《黄河伏妖传》 《我在新郑当守陵人》 《密道追踪》 《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金棺陵兽》 《贼猫》 《荒野妖踪》 《我当道士那几年》 《大漠苍狼》 《诡神冢》 《天葬》 《青囊尸衣》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鬼打墙》 《藏地密码》 《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怒江之战》 《摸金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