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捕快那些年

作者:三观犹在

    有了唐不凡带路,范小刀很容易找到天梁城外的三贤庄。

    一路上,唐不凡介绍了不少三贤庄的消息。天梁城作为边陲小镇,地处雁门和凤凰岭之间,一切都建立在商旅贸易的基础之上。许多年来,其实际控制人一直都是三大商会,每个商会由一位长老、若干位执事组成,三大商会互为补充,形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占据了天梁城的顶层资源。

    不过三大商会也不是一团和气,内部也经常因为利益分配产生矛盾。

    尤其是互市之后,走私和商贸变得愈发繁荣,由此也带动了当地青楼赌场生意,所以松长老的贸易商会势力最大,原本排行第三的娱乐商会,自从两年前梅长老上位之后,从京城带来了十几位国色天香的姑娘,重整了青楼赌场,生意可谓是日进斗金。

    相比之下,竹长老的粮油米面商会,就显得有些萎靡。

    除此之外,三贤庄内,也豢养了不少江湖中人,当做食客、供奉,专门替三贤庄解决麻烦。

    唐不凡道:“那么问题来了,你一个外????????????????地人,人生地不熟,为何三贤庄的人会针对你?”

    范小刀道:“我也想知道。”

    这正是令范小刀费解之处。

    难道是因为李轶?

    范小刀问,“你可听过李轶这个名字?”

    唐不凡笑了笑,“你说的可是春风夜雨楼的少主李轶?”

    “正是。”

    唐不凡道:“我虽然没见过,但此人在天梁城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半月前,她一入城就杀了三贤庄竹长老的儿子,遭到了三大商会的围攻,若不是天梁帮的人出来解围,怕是早已死在天梁城了。不够,梁子已经结下了,听说双方会在腊月初八的迎仙台来一次了断。”

    范小刀道:“我记得你说天梁马贼跟三大商会也有业务往来的。”

    唐不凡道:“正是。双方合作来了十多年来,一直和和睦睦,也不知怎得,天梁马贼这次非要替李轶出头。”

    恐怕他也不知道九幽客与他夜雨楼的关系。

    三贤庄,在天梁城东十里外,依山而建,外面是一条护城河,有一座吊桥,四周有望楼、箭垛,防卫森严,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半军事化的要塞。两人来到三贤庄外,便有两名守卫上前阻拦。

    范小刀直接上前说明来意,“在下范小刀,特意来拜会贵庄。”

    守卫听到这个名字,登时脸色大变。

    一声尖啸,十几个守卫纷纷从山庄内鱼跃而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将范小刀围在了正中央。

    范小刀不动声色。

    既然对方几次三番要暗杀于他,自然对他的情况了如指掌。

    他没有潜入,而是光明正大的拜访,就是看看对方能搞出什么花样来。

    不多时,又有十几名黑衣剑客从山庄内走了出来。

    为首的剑客道:“梅长老发话,范捕头来天梁城,便是天梁城贵客。不过,来到此处,客从主便,想要见到三长老,就要凭本事打上三贤庄。”

    范小刀道:“我与贵庄主人素未相识,为何要以武力相逼?”

    那剑客道:“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回头对众人道:“迎客!”

    一声令下,那十几人纷纷拔剑,摆出了一个剑阵,将范小刀笼罩其中。

    范小刀是来解惑的,不是来打架的。

    对方提出这种要求,很显然是认识自己之人,而且跟他还有梁子,既然如此,范小刀并不打算被他们牵着鼻子走,于是道:“对不起,那我们不拜谒了,告辞!”

    一声冷笑声,从远处传来。

    一名中年蓝衫男子,从吊桥对面的山庄中,缓缓踱步而出。

    “范捕头,既然来了,难道还想走不成?”

    众剑客连后退,“三长老!”

    三长老?

    三大商会中排行第三,三贤庄的梅长老?

    中年男子国字脸,络腮胡,身穿蓝色绸缎长衫,范小刀望着对方,只是觉得眼熟,却想不起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

    范小刀盯着对方,疑惑道,“阁下是?”

    中年男子道:“难道你不记得我了吗?”

    范小刀摇了摇头,“没有印象。”

    中年男子冷笑,“老子是崔问天!”

    崔问天?

    还是没有印象。

    不过,他一口京城口音,却十分明显。

    范小刀叹了口气,“很遗憾,在下脸盲。”

    三长老道:“你不认识老子,但你就算化成灰,老子也认识你。若不是你,老子两年前也不会被你搞得家破人亡,来到这鸟不拉屎的苦寒之地,你与我之间,一天二地仇,三江四海恨,这两年来,我无一时无一刻不想着报仇,没想到,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苍天有眼,今日是你自投罗网!”

    范小刀道:“三长老,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再说,我并不认识你!”

    “误会?”三长老厉声道,“两年前,你带兵抄我四合堂之时,可想到也是一个误会?”

    崔问天的肺几乎气炸了。

    两年来,一直念念不忘一心要杀之而后快的仇人,竟对自己说,并不认识自己,这对他来说,可谓是奇耻大辱!

    四合堂?

    范小刀忽然记起来,恍然道:“你是四合堂堂主崔问天?”

    三长老冷笑,“你总算想起我来了。”

    范小刀道:“我记得当时查抄四合堂后,你不是被抓起来了吗?”

    三长老哈哈大笑,“你以为老子在京城这些年来,都是吃素的?我花了十万两银子,买通了大理寺的人,将斩刑改成了流放之刑,又带着四合堂的全部家当来到了天梁城,老天怜鉴,又让崔某人东山再起!”

    鬼楼和四合堂,曾是京城两大地下帮派。

    四合堂后来被查抄,其势力被鬼楼吞并,与范小刀、赵行主导的那一场海天盛筵抓捕行动不无关系。

    当初,太子、公主党内斗,百花楼被查封,导致太平公主现金流断裂,从而委托四合堂举行了天海盛筵,将百花楼的一些姑娘拍卖,范小刀混入其中,成功将一行人抓获,从而捣毁了四合堂。不过,在清点之时,却发现拍卖会上有几十万两银子不翼而飞,没想到竟是被崔问天藏了起来。

    范小刀道:“所以说,昨天那两拨杀手,是你派的人?”

    崔问天道:“不错。只是你命大,躲过了一劫。不过,今日你既然来了,那就把命留下吧!”

    范小刀:“咱们无冤无仇,你何苦来由?”

    崔问天差点没气炸,“这还叫无冤无仇?”

    范小刀一本正经解释道,“我是官,你是匪,我抓你,既是职责所在,又是天经地义,这是不掺杂任何恩怨的公事公办,你怎么就搞不明白呢?你既然有通天手段,逃脱了法律的制裁,也应该感谢大明律法之中的漏洞,应该有多远躲多远,而不是念念不忘的要报仇。再说,剿灭四合堂之后,我便把这件事忘掉了。”

    黑衣剑客道:“三长老,跟他那么多废话干嘛,今日来到三贤庄,那是他命短,直接宰了就是,何苦那么多废话?”

    三长老脸色一沉,“你说什么?”

    黑衣剑客道:“我说跟他何必那么多废话!”

    三长老目光落在了黑衣剑客身上,缓缓????????????????向他走进了几步,“你说我的话是废话?”

    黑衣剑客见说错话,连后退了几步,“在下不敢。”

    三长老脸色不善道:“齐白风,三贤庄把你们请过来,好吃好喝的供奉着,我楼里的姑娘免费让你们玩着,你就是这么跟老子说话的?”

    黑衣剑客道:“我们是三贤庄的客卿,不是你崔问天的杀人工具。”

    三长老道:“在我眼中,你不过是庄子里养着的一条狗而已!”他指着范小刀道,“宰了他,老子多给你们几根骨头,宰不了,你们就是一锅肉!”

    此言一出,众剑客脸色都十分难看。

    黑衣剑客脸上也带了怒色,“士可杀不可辱。崔问天,你无得无能,为人刻薄,当初不过是京城过来的一只丧家之犬而已,当初大长老收留你,不过是看中了你身上那点银子,还有在江湖中的一些薄名而已,可一年下来,你又替山庄做了些什么?我们十三剑客,守护山庄,扫平一切来犯之敌,能有今日,都是一刀一剑用命换来的,你凭什么指责我们?”

    三长老这才意识道,眼前这些剑客,名义上虽听命于三贤庄的三大长老,可实际上,却都是大长老的人。

    也不怪人家,毕竟三贤庄的大部分开支,都是大长老的贸易商会在负责。

    三长老道:“大敌当前,先除掉此人。咱们的账,以后再算!”

    黑衣剑客道:“众兄弟,撤剑阵!”

    十几名剑客长剑归鞘。

    黑衣剑客道:“三长老,你与这位范捕头的恩怨,是你们个人恩怨,非是与三贤庄的恩怨,按三贤庄议事章程第十三条规定,这件事,我们不能管!”

    】

    “你们确定不管?”

    黑衣剑客摊了摊手,“我们也是按规矩办事。”

    三长老怒道:“上个月,二长老那边有个人来寻仇,你们不也管了吗?”

    黑衣剑客冷笑道:“你也好意思说?那件事后,二长老自掏腰包拿了三千两银子,又在城内轰了三天三夜的趴,你来这里两年了,可曾请兄弟们喝过一顿酒,吃过一顿饭?”


热门小说推荐: 《黄河捞尸人》 《最后一个盗墓者》 《茅山捉鬼人》 《盗墓笔记》 《我住在恐怖客栈》 《鬼吹灯》 《盗墓之王》 《藏海花》 《沙海》 《黄河鬼棺》 《茅山后裔》 《天眼》 《贼猫》 《历史小说》 《盗墓新娘》 《迷墓惊魂》 《我当道士那几年》 《我在新郑当守陵人》 《密道追踪》 《金棺陵兽》 《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黄河伏妖传》 《活人禁地》 《一代天师》 《镇阴棺》 《大秦皇陵》 《盗墓笔记之秦皇陵》 《墓地封印》 《皇陵宝藏》 《血咒迷城》 《天墓之禁地迷城》 《活人墓》 《守山人》 《午夜盗墓人》 《茅山鬼王》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镇墓兽》 《中国盗墓传奇》 《诡墓》 《盗墓特种兵》 《鬼喘气》 《鬼不语之仙墩鬼泣》 《龙棺》 《盗墓往事》 《最后一个道士》 《我的邻居是妖怪》 《三尸语》 《古墓密码》 《南山祖坟》 《摸金令》 《最后的抬尸人》 《鬼妻如玉》 《命师》 《最后一个守墓人》 《黄河捞尸二十年》 《我有一座冒险屋》 《九阴冥妻》 《深夜书屋》 《活人禁忌》 《13路末班车》 《地府巡灵倌》 《我的灵异档案》 《触墓惊心》 《茅山鬼术师》 《我的美女道士》 《我从恐怖世界来》 《凶城之夜》 《借尸填魂》 《阴阳异闻录》 《盗墓鬼话》 《民调局异闻录》 《阴阳先生》 《麻衣神算子》 《入殓师》 《黄河镇妖司》 《湘西奇闻录》 《聊斋县令》 《知客阴阳师》 《阴棺娘子》 《十月蛇胎》 《阴司体验官》 《天命葬师》 《我在阴司当差》 《盗尸秘传》 《阳间摆渡人》 《我盗墓那些年》 《阴阳掌门人》 《入地眼》 《妖妇》 《凶楼》 《阴阳鬼术》 《阴人墓》 《民国三十年灵异档案》 《恐怖教室》 《走尸娘》 《地葬》 《帝陵:民国第一风水师》 《东北灵异先生》 《鬼夫在上我在下》 《阴妻艳魂》 《诡行记》 《抬龙棺》 《点灯人》 《黄大仙儿》 《凶宅笔记》 《山海秘闻录》 《我老婆身上有妖气》 《恐怖用品店》 《子夜十》 《人间神魔》 《冥夫要乱来》 《我是一具尸体》 《借阴寿》 《冥媒正娶》 《法医异闻录》 《葬阴人》 《盗墓家族》 《葬鬼经》 《我的老公是冥王》 《地府交流群》 《楼兰秘宫》 《龙王妻》 《巫蛊情纪》 《蛇妻美人》 《阴坟》 《活人祭祀》 《阴阳镇鬼师》 《茅山鬼捕》 《恐怖邮差》 《末代捉鬼人》 《麻衣鬼相》 《无限盗墓》 《古庙禁地》 《阴魂借子》 《灵车》 《民国盗墓往事》 《我身边的鬼故事》 《冥海禁地》 《阴倌法医》 《一品神相》 《黄河镇诡人》 《死人经》 《猎罪者》 《诡案追凶录》 《灵楼住客》 《河神新娘》 《长安十二阴差》 《阴兵镖局》 《阴阳快递员》 《生人坟》 《一夜冥妻》 《我在阴间开客栈》 《收尸人》 《凶灵秘闻录》 《我当捕快那些年》 《怨气撞铃》 《阴阳鬼探》 《冤鬼路》 《赘婿当道》 《驱魔人》 《无心法师》 《阴夫如玉》 《阴阳鬼咒》 《诡香销魂》 《阎王妻》 《棺材王》 《生死簿》 《天官诡印》 《民间诡闻怪谭》 《龙纹鬼师》 《女生寝室》 《王者之路》 《言灵女》 《点天灯》 《地铁诡事》 《异陵简》 《阴婚夜嫁》 《异探笔记》 《幽冥剪纸人》 《妖女莫逃》 《西夏死书》 《天才小毒妃》 《升棺见喜》 《我是阴阳人》 《灵官》 《灵棺夜行》 《茅山守尸人》 《第一仙师》 《迁坟大队》 《大宋小吏》 《夜半鬼叫门》 《佛医鬼墓》 《捉鬼记》 《鬼服兵团》 《最后的摸金校尉》 《将盗墓进行到底》 《盗墓鬼城》 《棺山夜行》 《阴间那些事儿》 《岭南鬼术》 《封妖记》 《蛊夫》 《夜间飞行杀人事件》 《荒野妖踪》 《官场小说》 《都市言情》 《乡村小说》 《寻尸秘录》 《最后一个阴阳师》 《我的盗墓生涯》 《大漠苍狼》 《诡神冢》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天葬》 《鬼打墙》 《青囊尸衣》 《藏地密码》 《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怒江之战》 《摸金天师》 《老九门》 《祖上是盗墓的》 《苗疆蛊事》 《苗疆蛊事Ⅱ》 《苗疆道事》 《人间鬼事》 《茅山鬼道